8月10日,

成都高新区封闭区、

封控区进行最后一次大规模核酸检测,

截至10日24时,结果均为阴性。

四川在线记者了解到,新一轮疫情发生后,成都高新区按照疫情风险区圈层管理、多轮次核酸检测要求,从7月28日开始,共开展了4轮核酸检测工作,共计完成26万人核酸检测。其中,7月28日的第1天大规模核酸检测中,在成都市指挥部统筹调度下,成都大邑县、青白江区、龙泉驿区安排了共计300名的医务工作支援高新区。

据统计,在第四轮检测中,成都高新区四轮共出动2000余人次参与、组织采样(包括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民营医疗机构),采取了封闭区上门采样、封控区集中采样的方式,在石羊街道盛兴社区、美洲花园社区2个片区同时进行。

自乐杯的简单介绍

此次采样共设置7个点位,69个采样工作组,覆盖9个小区院落。采集样本每两小时由专人送检,以保证核酸检测结果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出具。

成都优品道曦岸、都城雅颂居即将解封

自7月28日15时起,优品道曦岸、都城雅颂居被划定为中风险地区,为更好防控新冠疫情,相关部门对优品道曦岸、都城雅颂居及周边实施相关封闭区、封控区圈层管理。

十多天以来,

防疫工作者在高温下坚守、

被隔离的咖啡师成为网红、

自创MV《天府二街走九遍》刷屏朋友圈、

居民们齐唱《成都》………

14天的隔离生活,留下了不少暖人瞬间

↓↓↓

隔离日记

天府二街的成都人,不一样的14天

8月11日15时,

成都高新区都城雅颂居小区即将解封。

从7月28日到8月11日14天的日子里,

都城雅颂居小区所在的区域天府二街

进入封控模式。

封控区内空荡的马路。受访者提供

这里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

商场轰鸣的风机没了声音,嘈杂的餐饮店维持着前一晚关门时的平静,红绿灯认真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只不过少了路口来往的人群。

这里也从来没有那么热闹过。

双向车道上有人打羽毛球、遛弯、踢球,孩子们骑着代步车撒欢,提前体验了一把真正的马路“飙车”,互不认识的邻里开始互相租借游戏碟、分享美食,一首由天府二街群众一起改编的名为《天府二街走九遍》的曲子在人们手机上交替响起。

7月27日,成都新增5例本土确诊新冠肺炎病例,高新区都城雅颂居小区被划定为中风险地区,执行封闭管理。临近区域实施封控管理,人员只进不出,严禁聚集。这个被称为“小春熙路”的地段,被绿色的铁皮围挡围住,隔绝了往日的喧闹和繁华。

封控期间的世豪广场。受访者提供

8月11日,封控的第14天。天府二街的人们即将结束封控的生活。当上万人的正常生活按下暂定键,生活似乎变得不太一样。多位受访者表示,这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经历。他们需要适应安静的天府二街,也学会体验这份不一样的经历带来的温暖和改变。

慌乱:封控的那一天>>

7月28日早上七点半左右,家住天府豪庭的于洋开车上班,心里挂念着手头没做完的工作。当他照常来到天府二街主干道,发现路被封住了,他没多想,马上改道荣华南路,发现那边也走不通。虽然前一晚就有确诊病例的消息,对封控区里的居民来说,这来得有些突然。

住在鹭洲国际的杨沿则是在老公的“咆哮”中得知封控的消息的,她打开小区业主群,“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大家都在关心解封时间、外卖能不能送进来、生活必需品如何保障……有人说,离家最近的商超伊藤洋华堂和麦德龙已经闭店,这让她更加担心了。

天府二街。受访者提供

天府二街位于城南绕城高速之外,距离春熙路15公里左右的车程。“剑南大道-盛邦街-栏杆堰支渠-天府三街”,这中间有着密集的住宅区和商业体。生活在二街的人们,习惯了步行五分钟以内就可以在鹭洲里健身、在伊藤洋华堂买菜、在世豪广场血拼的生活。

对许多人来说,家附近的伊藤洋华堂是购物的必去之地。有人买房子时,特意考虑到了这家商场在家附近的便捷性。但这一切生活常规都因为疫情变成了未知数。

收到消息的还有同样住在天府豪庭的伍昊。不到8点,他冲向了楼下的一家菜店,“里面简直是人挤人。”货架上已经空了,大家就从地上的菜篮子里拿。手忙脚乱中,他放弃了排着长队的肉食,最后买到了一大把豇豆、一把空心菜、一个南瓜、一把小白菜,还有两根芦笋。“馒头包子还没有蒸熟,也有人想要带走。”回忆起那天,伍昊说,大家虽然比较着急,但还是维持着基本的秩序。

暂停:不再热闹的天府二街>>

慌乱只持续到了下午。居民们注意到,药店、菜店、便利店、早餐店、伊藤生鲜超市和麦德龙超市还在开放。伍昊一直没有得到物业明确的通知,他看到,有邻居开始下楼活动,天府二街的主干道上,开始了各种运动、活动。

但是,以往热闹非凡的街区还是有些不一样。以前,伍昊早上7点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拥堵的天府二街。这几天,他看到,不仅是天府二街,一边的剑南大道上都很空旷。斑马线上来往的人群不见了,只有红绿灯还在辛勤地工作。“我们家离商场的风机很近,之前一直都有嗡嗡的噪音。”现在,伍昊可以听到成都夏天的蝉鸣,不时穿插着几声鸟叫。

一切好像都慢了下来。

很多人都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这里还是“大源村”的日子。那时,天府二街还远没有那么热闹,地铁还未开通,商场人也不多,真的很像个“村”。

现在,居民们“随着上下班像潮汐一样流动”的日子,暂停了。

今年四月份,伍昊和两个一起跳摇摆舞的朋友到鹭洲里的咖啡市集逛,他记得,当时有很多从北边市区赶过来的人。鹭洲里经常举办这类主题市集,小有名气,被很多自媒体报道过,在各色“成都必去夜市”里不断抛头露面。现在,璀璨的灯带略显落寞。

天府二街居民陈黎也经常走过这片市集。8月1日,她在小红书上发了一组照片,在空置的市集摊位边,老公和她用气球扎成的“棒棒糖”和“太阳花”合照。陈黎合伙的“李与陈派对工作室”刚刚开业,月底接了大单,是一场求婚。结果,被封控在天府二街的她没办法再出去联系客户,客户精心策划求婚也因为疫情延期了。一个女孩的惊喜和眼泪推迟到了不久的将来。

陈黎之前买了一大堆气球做准备,现在也送不出封控区,只能自己在家扎扎,练练手。除此之外,她还在帮新闻里爆火的通过敲锣来取件的“小唐菜鸟驿站”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在此之前,陈黎本来准备定下工作室的具体位置,她说,希望疫情能尽早结束,不想让开业遥遥无期。

焦点:在封控区当“网红”>>

慢下来的生活节奏和有限的生活区域,使得封控区内没有新闻,各个业主群成为了小道消息的传播地。除了“敲锣取件”的小唐,一个被称为“成都最孤独咖啡师”的人和一首名为《天府二街走九遍》的歌和成为了业主群里的“网红”。

在店里工作的陈军宇。受访者提供

滞留在店里的咖啡师叫陈军宇,7月28日,他早起到店里开机预热,不想就被封在了天府二街。“店里的原料储备了20天左右的量,虽然人手不足,想着可以让咖啡师练习练习,还是决定继续营业。”咖啡店的主理人吴浩毓做出这个决定时,完全没料到咖啡的需求量有那么大。咖啡店周围,写字楼和住宅区交错,以往工作日生意不错,周末50个堂食位置的店里也基本爆满,但疫情当前,谁也不知道生意会如何。

咖啡店外的告示。受访者提供

根本不愁没有顾客,尽管缩短了接近半天的营业时间,店里每天还是能卖出180杯到200杯饮品,大概是平时的60%-70%。8月5日,订单量达到了259杯。8月7日,订单量直接攀升到了360杯。连之前没有听说过这家咖啡店的伍昊,都在业主群和新闻报道中发现,原来有个咖啡师困在了封控区内。

《天府二街走九遍》则直接冲上了微博热搜。疫情当前,平时“爱搞搞音乐”的于洋决心改编自己喜欢的《忠孝东路走九遍》。最终,他和邻居共同完成了这首歌的词曲改编、mv制作。“大源村弥漫火锅味,风一刮飘向你的味蕾,我经过的世豪伊藤店却大门紧闭不营业。黄灯了没人走过街,警察叔叔站在路边。看着一条路空空如也,你有什么感觉?”8月1日,他在住户群里转发了《天府二街走九遍》的歌曲链接后,有人告诉他,有点想哭。

有邻居建议,要在mv版本的片尾加上几行致谢。一开始,这位邻居列出了医护,警察,社区工作人员,城管队员,物业,保洁,快递,过了一会儿,他又严谨地加上了“外卖”二字。最终版本,便是那支刷遍成都人朋友圈和微博主页的mv结尾:“谨以此歌(片)献给战疫中的一线医护,警察,社区工作人员,城管队员,物业,保洁,快递,外卖。以及所有保障人员和隔离区中齐心抗疫,幽默乐观的人们。”

连接:天府二街的温情>>

杨沿和老公三年前结婚的时候买下了位于天府二街的这套房子。当时,老公告诉她,成都向南发展,他们要紧跟城市发展的脉搏。现在,她体会到了生活在这里的幸福:“我们也会开玩笑,说这里是全国幸福指数最高的‘网红’封控区。”

杨沿从来没在短时间内认识那么多二街人。她看到热搜上小区的“小唐菜鸟驿站”火了,也偶尔光顾陈军宇所在的咖啡店,听过《天府二街走九遍》。杨沿还发现,她在小红书上关注的博主就住在楼上,她俩相约晚上一起在天府二街压马路。“一个城市的好坏,不仅是看它最繁华的地方,还要看走过一些街道里弄后,你能否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文化底蕴和人情冷暖。”杨沿感叹,“我在天府二街感受到了。”

商家送来的调料。受访者提供

疫情让天府二街本来就相识的人们感情更深。之前和伍昊一起逛咖啡市集的小伙伴,因为7月27日晚上来父母家,也被留在了封控区里。他们拉了一个小群,互相晒一晒午餐、晚餐,聊一聊马龙和奥恰洛夫的比赛。三个人还在群里更新,“哪个哪个火锅店又给哪个哪个小区送了食材和料理包。”他们为了让摇摆舞社团的其他人放心,每天晚上都要相约练舞,位置就在那家“网红”咖啡店的前面。

疫情也让不相识的人们有了联系。于洋平时和邻居都没有什么来往,但这几天,他结识了一个也喜欢玩游戏的邻居,给他借了游戏卡。他想,如果不是疫情,这位朋友应该会在闲鱼上求购。

吴浩毓时刻关心着封控区内陈军宇的状况。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附近的居民更加着急这位“孤独咖啡师”的吃穿用度,芒果、百香果、酒、饭、衣服纷纷被“投送”到陈军宇身边。每天都有业主朋友给陈军宇送饭,还有人提供了洗澡的地方。晚上九点闭店后,陈军宇顶着劳累细心擦洗咖啡机,他觉得这个咖啡机和他一样辛苦。他说,尽管几乎没有空当,“但只是身体累,心里面一点都不累。”

8月8日,于洋又改编好了第二首歌。在那首脍炙人口的《当》的伴奏中,他这样唱道:“让我们疫苗作伴,不再担惊受怕。打起精神,共把核酸检查。苦中自乐,回味火锅宵夜。依依惜别,怀念麻将奶茶。”于洋说,快要解封了,晚上,这群热爱生活的成都人已经“憋疯”,开始在小区隔空对喊了,“希望我的歌,能继续给天府二街的人们带来一点慰藉。”

没有人不相信,天府二街会恢复往日的繁华,陈黎还开玩笑:“可能房价又要涨一波。”繁华之外,这里的居民,结识了更多好伙伴,也更加认可自己生活的这片街区。

吴浩毓一直想打造社区型的咖啡店,他希望将咖啡作为桥梁去连接起更多的人。他注意到,在国内,更多人只是将咖啡店当做一个拍照的地方,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很少。“没想到,这次疫情成为了一个时机。”

在封控区二轮核酸检测的当天,这家咖啡店免费制作了80杯咖啡,在顾客群里发起接龙,由顾客配送给封控区的工作人员。“这是对天府二街善意的回馈。”

记录优品道封控区不一样的14天

7月30日,73岁的川观拍客温建军,申请成为一名防疫抗疫摄影志愿者。他进入成都优品道封控区域,14天里拍摄了5000多张封控区里的影像。

73岁川观拍客温建军在封控现场

他的镜头里,封控区秩序井然,警察和医务人员在烈日下执勤站岗,大学生志愿者们分发着生活用品,环卫工人们起早贪黑地清理着垃圾,小区保安时刻提醒居民戴好口罩……镜头里封控区生活依旧 ,夕阳下在小区里牵手散步的老两口、打羽毛球的一家人、玩滑板的小朋友……

14天隔离生活中留下的这些暖人瞬间让人动容。

8月9日上午9点,优品道小区第三次核酸检测,居民们排队等候。

8月9日上午9点,优品道小区第三次核酸检测。

累了,歇一下,喝口水。

乏了,就地上躺一会儿。

饿了,蹲在路边,吃口泡面。

封控区工作人员每天都要进行多次全身消杀。

每天上午6点,环卫工准时对封控区进行垃圾清运。

每天上午6点,环卫工准时对封控区进行垃圾清运。

早上8点,处理完第一批次垃圾回到工作点全身消杀的工作人员。

工作结束的清洁员,全身被汗水湿透。

乐观积极的清洁员。

自乐杯的简单介绍

工作人员严格按流程对封控区垃圾进行消杀转运。

8月6日,警察认真检查外卖。

志愿者在优品道小区一号门转送快递。

小区居民在封控区内的日常。

谢谢您的坚守

14天,成都挺过来了!

这就是成都速度!成都力度!成都温度!

文露敏 四川在线记者:肖莹佩、王眉灵、雷倢

摄影:杨树、华小峰、向宇

川观拍客:温建军

来源: 四川在线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cwbk/7765.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