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片女演员大概是最让人想入非非的职业了。

英剧《成人内容》讲的就是一个顶级色情片女演员的故事。

但它不走猎奇风格,还把这个职业的老底给揭了:

色情片的拍摄现场,根本没有什么畅快的性爱,混乱的激情。

反而相当的无聊和难熬。

剧中女主角乔琳就是一边做着规定动作,一边想些生活琐碎来打发时间的。

To do list过了一遍,又把个人账号反复背诵。

片场即职场。

美国AV行业纪录片《辣妞征集》里,一个女演员这么说:

“拍AV和其他工作一样,都在出卖自己。让自己不舒服,来让别人舒服。”

我被五人伦好爽的简单介绍

色情片几乎是唯一女性收入高于男性的行业。

我被五人伦好爽的简单介绍

背后的原因却在于,服务对象主要是男性。

逛P站的男女比例

色情片里有大量不尊重女性、虚假甚至暴力的情节。

而拍片的女演员,要隐藏起自己的痛苦,带上笑容面具表演。

她们在这台由欲望驱动的机器中,被磨损、碾压,永远的破碎。

这种伤害不可逆,一旦入行,就再也无法复原了。

从入行到引退,色情片女演员每个阶段的背后,都是辛酸苦楚。

01

许多人入行不是寻求刺激,而是因为非常具体的现实困境。

比如地方出身的年轻女孩,到大都市闯荡,找不到工作才来做这行。

有人是单亲妈妈,一个人扛起养育孩子的重担,需要赚快钱养家。

《堕落街传奇》中的单亲妈妈Candy去拍了色情片

也有不少人是被坑骗进来的。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有1/4的AV女优被骗入行。

公司往往以做模特或者拍电影为由,诱骗她们签合同。

一旦上钩,就指派她们出演AV。

不愿意的话,她们将面临高昂的违约金,甚至被威胁找家人索赔。

总之是软硬兼施,逼迫她们就范。

知名女优吉泽明步就是这样入行的。

星探找她拍电影,她一时高兴,没有细看就签了合同。

到片场看到赤裸上身的AV男优才发现上当了。

可身无分文的她根本交不起违约金,只能服从。

刚入行的新人,会产生巨大的不适感。

美国成人电影明星贝拉多娜回忆起早年的拍片经历。

每次拍摄完,都感到自己“像一个被打碎了的瓷娃娃”。

明明身体痛苦不堪,却要表现得轻松自在。

还有人不愿意自己拍摄的内容被出售,焦虑到想自杀。

色情片行业最喜欢用新人,因为她们不敢说不。

《成人内容》里新人艾米第一天到片场,就要顶替别人拍大尺度的“肛交”镜头。

导演嘴上说“如果你不想拍,没人会逼你”。

可当天能用的年轻女优只有她一个,拍不了会被制片人骂。

女主乔琳跟艾米讲明利害:

不想拍,会限制在这行的发展;

但是拍了,以后就得接受同样尺度甚至更大尺度的行为。

就像麦当劳里的菜单,一旦上了就不会再撤下来。

艾米最后还是答应了。

她之前因为跳舞,膝盖的半月板撕裂,不能下跪。

但拍摄过程中她要全程保持这个姿势,痛到不行,还得说台词——

“好爽”。

等她完全撑不住了,特写镜头还没拍。

制片人给她加价,让她再坚持半小时。

艾米同意了,拍完膝盖也废了,走路只能拄拐。

剧里导演和制片人的表现只是冰山一角,现实里多的是折磨人的禽兽。

贝拉多娜在入行几个月后,接到一份痛苦的工作:

要与12个男演员在监狱里拍性交镜头。

光想想都头皮发麻。

她一万个不愿意,没反应过来就被架到了片场。

接下来是轮番的洗脑和折辱。

贝拉多娜拍完后只知道哭,一丝力气也没有,好多天走不动路。

02

承受下非人的痛苦,还只是开始。

色情片行业竞争激烈,淘汰率也高,生存下去并不容易。

仅在日本,每年就有大约6000名新人入行。

要保住饭碗,就得抓住机会一部接一部地拍,以免被人遗忘。

在AV届,女演员的拍片量等同于人气值。

之前大火的AV女优上原亚衣,曾经在两年时间拍了500多部AV,基本每天都在拍片。

高密度的工作超过了她的身体极限,让她胖了整整10公斤,在2016年宣布引退。

工作压力之外,还可能会遭受性暴力。

这个行业里,女演员是绝对的弱者。

手握权力的,是对手男演员、导演、制片人、公司高层……

在片场内外,越界行为很容易就发生了,顶尖女演员也不能幸免。

《成人内容》的女主角乔琳,在色情片男星的家中被对方堂而皇之地性侵。

当时她大脑飞速计划着逃跑路线,身体却像不受自己控制似的僵在那里。

后来她昏了过去,清醒时侵犯已经结束,她的脸上全是瘀伤。

乔琳虽然继续从事AV行业,这件事带给她的影响却从未消散。

十年来,她总会做到被男星强奸的噩梦;每次跟丈夫做爱,她都感觉被男星注视;还养成了酗酒的习惯,患上肝硬化。

实际上,很多AV女演员酗酒。

不只有工作强度的关系,还因为她们习惯于压抑自己的情绪,硬把苦往肚子里咽。

剧里的乔琳没有把被侵犯的事告诉身边人,并且自我合理化,否认那是“强奸”。

她在家人面前,表现出的都是一副游刃有余、享受工作的样子。

现实里人们经常看到的AV女演员,也是笑着的。

写真里,采访里,见面会里的她们,几乎都是笑着的。

日本AV女优樱井莉亚,拍写真总是带着标准微笑

可那个笑容,是她们的吗?

美国AV女星贝拉多娜,在采访中讲到自己的痛苦经历时脸上也挂着笑。

当记者问她为什么总是笑,她的眼泪立马就流了下来。

“我要隐藏起自己真实的情感,向别人展示自己是幸福的。

可是我一点也不幸福,我自己都不喜欢自己。"

这是个从身体到情感都被剥削的职业,她们活成了空心人。

即便如此,AV行业还在持续内卷。

激烈的竞争、层出不穷的新人、审美疲劳的观众,让一些女演员铤而走险,去尝试重口系作品。

结果是大型人间炼狱,以“水地狱事件”为代表。

女演员中岛佐奈在片场受到惨无人道的虐待,多次被摁到水里拳打脚踢。

导演栗山龙不顾她的求饶,甚至在她脸上盖了层塑料袋,让她无法呼吸。

待她进入无意识的状态,又用高压水枪怼着她的脸冲水,而后是一轮轮的施虐……

影片播出后,拍摄组被日本当局逮捕。

而中岛佐奈内脏器官多处受损,患上了心理疾病,只能在医院生活。

03

美国一位业内人士说,AV演员是“一群用后就被抛弃的人”。

像中岛佐奈这样身心被严重摧残的女演员大有人在。

始作俑者仅以“强奸致伤”的罪名,被判处18年的有期徒刑。

培植着人性之恶的重口系作品依然屡禁不止。

AV产业这台轰隆隆的机器时刻不停地高速运转,从来不缺新鲜的骨血。

单在日本,每年就拍出3万多部AV作品;与此同时,有八成以上的女演员引退。

她们就像是快速消费品,用完即弃,没有人关心她们的将来。

有人在退出几年后,又回到了这个行业。

比如小森爱,她拍AV出道时,还没有流行本番出演(真刀实枪)。

她不能适应在镜头面前裸露身体,拍了几部片后退休组乐团。

然而2012年,42岁的她又重新回归,被迫拍摄本番AV。

80年代爆火的小林瞳更是复出又再次引退。

她的丈夫因为高额债务被抓,两个人离婚后她只能跳脱衣舞还债。

后来成为银座一家高级夜总会的妈妈桑。

退役的AV女演员,回归普通生活是艰难的。

曾经的职业身份成为屈辱的烙印,一直伴随着她们。

美国AV女星佩琪·詹宁斯在Youtube上分享过自己的遭遇:

只要是办房产证或者报班,工作人员在电脑上输入自己的名字,屏幕上就会出现大尺度照片。

“社会不会原谅你拍AV”,她说。

想要获得亲密关系,也不容易。

写出AV行业小说《最差劲》的纱仓真菜,曾经坦言,入行后就“不会期待有人爱我”。

无奈又伤感。

知名女演员苍井空公布结婚,也要专门强调:

“他不是帅哥,然后没有钱,但是,他接受了我以前的工作。”

东亚之外的美国,对AV行业也存在歧视。

纪录片《辣妞征集》中的女主角有一个接受她拍AV的男友。

但在一次交谈中她问男友“你觉得我和妓女一样吗”,他回答“几乎一样了”。

很多人会在退休后选择整形,来掩饰自己过去的痕迹。

没有名气的女演员更容易回归普通人。

对她们来说,被遗忘是最好的结局。

那些红极一时的,却要为名气所累。

知名AV女优早逝,甚至被当作一个现象来研究。

病逝、猝死、自杀、他杀。

AV产业让她们破碎,而世俗又无法帮她们修补破碎。

饭岛爱终其一生,也寻不到一颗互相契合的心。

在平安夜孤独地死去。

电影[柏拉图式性爱],由饭岛爱自传改编

本该年轻鲜活的生命,只得以破碎终结。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cwbk/7864.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