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考虑清楚,自己考新闻学研究生是为了什么?

如果是为了纯粹的在知识层面充实提升自己,那么你可以完全无视我后面说的话,去北京大学研究生网站上看看,应该能找到对你有帮助的信息。

如果你是因为本科编剧不好就业,又觉得自己的文笔还不错,考个名牌大学出来做新闻应该如鱼得水的话,那么我就要劝你三思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新闻无学”这种说法,新闻入行门槛很低,只要具备一定文字能力,跟着老手一两个月就能上手。现实中你会发现很多做新闻的都不是学新闻出身的,学新闻的大部分毕业之后没有去做新闻。

首先是大的环境,新闻传媒的就业目前已经趋于饱和,无论是记者还是编辑,压力大、非常辛苦、工资并不高;

其次是新闻学培养出的学生和新闻行业的需求脱节,现在的新闻越来越最求深度报道,但新闻学培养的学生只是掌握了基础的采访写作技能,缺乏深入的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比如现在很热的财经记者,单纯学新闻出身的人,没有系统的学习或者深厚的行业经验,根本就做不了)

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单纯的考研,新闻学对你来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鉴于你可能有非常良好的文字功底),但对于以后的就业来说,你的优势并不突出。

我并不是想给你泼凉水,只是希望你能更冷静的思考,然后做出选择。

如果上述困难都无法让你退缩的话,那么恭喜你,你将和我一样,在新闻学考研的路上一条路走到黑。

看你选择北大,说明你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不过我想和你说的是,北大新闻的性价比不高。

如果你想要挑战最好的,中国的新闻学素有“北人大,南复旦”的说法,这两所学校的新闻学才是顶尖的。

当然学新闻不一定要去这两所学校,中国传媒、武汉大学、暨南大学这几所的名气也是响当当的。

以上这些学校,都是新闻学考研竞争很激烈的地方,当然考上也很能体现你的水平。

北大新闻学并不是优势学科,但架不住北大的名气很大,分高不说,竞争同样会很激烈,实在不是上上之选。

前面也说了,即便你考上了以上的这些学校,也不意味着你会在新闻行业有一个好的前途,读研期间你需要花更多的功夫去专研专业之外的某一门学科,以加深你的知识深度,为你以后能做一个专业新闻人打下基础。

反过来看,学校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还是你个人的努力。如果你真的非名校不读,要努力最求卓越,那么就当我这话没说,不然的话,你可以退一步,选择一所水平中上的学校,这样考研成功的把握更大。

《叶问》编剧是谁

他叫:黄子桓,

英文名叫:Polly,

是黄百鸣的儿子,《叶问》编剧

他也是《龙虎门》(2006)和《终极格斗》(2004)的编剧

相关新闻:

东方娱乐(00009)委任主席黄柏鸣之子黄子桓为执行董事

2008年06月04日 12:24 汇港通讯

汇港通讯 东方娱乐(00009)宣布委任主席黄柏鸣之子黄子桓为执行董事,以及委任陈通德为独立非执行董事、审核委员会成员兼薪酬委员会主席,6月3日起生效。

黄子桓于02年加盟东方娱乐,现任集团创作总监,负责管理电影制作部门。

如何能当好暴走大事件的编剧

显然暴走大事件作为网络节目已经越来越向主流综艺节目靠近了——精致的舞台,现场的配乐以及王尼玛类似于科班主持人的语言动作。 我觉得这是不小的进步。

那我们该如何评价这种变化呢?

我感到暴走大事件的尺度在变小的同时也在变大。

变小表现在大事件的编剧们在对新闻的选择上似乎不再像第一季那么随心所欲了。那些稀奇古怪的新闻虽然有时显得没什么内涵,但它们在王尼玛犀利的点评下所爆发的喜感真的是我高三生活中为数不多的欢乐了。而现在王尼玛的目光已经基本转向社会热点话题,这本身似乎无可厚非,但我觉得这种回归主流的态度让王尼玛的调侃不再超出观众的想象了。直观的说就是观众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不过这种变化同样能表现出它的大尺度,也许深内涵会更恰当一点。从之前为九零后的正言到现在对宽容同性恋的呼吁,我隐约感受到王尼玛希望暴走大事件能成为影响舆论这一想法。王尼玛已经不再只关注了观众强烈但短暂的笑声了,他想要吸引网络上的目光然后告诉他们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这种影响力显然不是以前几分钟的杂说所能比拟的。

请问诸位感受到暴走大事件的那些变化呢?

这些变化应该归结于部门的管理还是王尼玛和他那两千多名员工自身的追求?

我们作为观众又是怎么样看待这些呢?

将一部电影打造成院线电影,应如何选择主创人员(导演、编剧、演员、摄影等)?

做院线电影的,项目开始有几种情况

某位制片人或者导演,看到一个很好的故事;或者小说,或者新闻。想要把这个事件或者说内容改变成一个电影故事。然后找编剧来把小说新闻改变成一个剧本。

编剧写出一个自己很满意的剧本,拿给纸片人或者是导演和投资方来看。

根据这两个情况,先期制片人应该根据剧本或者故事架构来做预算。如果项目是制片人发起的,那么就去找与剧本符合的导演。毕竟导演都是有自己擅长的拍摄内容的。一般情况下导演都是有自己相熟的摄影。其实还应该包括灯光师在内。

然后演员的话,可以根据了解到的信息,分别列出三组能够承担相应表演的演员。(价格不同的。)然后在根据预算重点的去谈判比较符合的演员,这中间还要考虑各个演员档期的问题。

如果片子是导演自己发起的,那就不存在制片人选择导演的问题了,当然也会有拍摄过程中出现问题,投资方要求更换导演的情况,那就需要考验制片人的人脉,和前期的预算能力了。

其实说到底,要根据自己持有的资金,以及投资方的诉求搭配更加符合的演职人员,主创人员。毕竟钱不光要花到演员和导演摄影身上;还有后续相关交通、场地、置景、服化道;以及后期剪辑制作、宣传这些方面的都是需要资金支撑的。制片人还需要预留一部分备用资金,以便应对突发情况。比如:你要拍摄晴天海边冲浪的戏,到了拍摄地点,连续下雨;那么场地的租金,拍摄的周期都会延长;这个时候你就需要有一定预算的资金来应对了!

编剧李亚玲微博个人资料 李亚玲诉陈思成是怎么回事

下面写6点,你的本意是要了解最后一点,但希望你能从第一点看起。

1、李亚玲是从天涯-影视剧本版一步步成长起来的编剧,过去是一名很有职业素养的记者,曾因一则新闻报道“把局长拉下马”而被迫辞职,离开了新闻行业,转行做起编剧来。她和大编剧于正有类似师徒的关系,经过几个剧本的成功操作(《大丫鬟》等),李亚玲逐渐从一个刚入行的新人变成了圈内知名度很高的才女。

2、后来,陈思成找到李亚玲合作写北爱,当时陈思成已经有了北爱的基础构思(注意,是基础构思,不是全部构思)和陈思成自己写的前十集剧本。由于需要职业编剧在技巧方面的帮助,陈思成把李亚玲的名字署名到了北爱编剧的第二位(第一位是陈思成自己),两人约定共同完成这部剧本。

3、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剧本的写作任务基本上是由李亚玲自己完成的(你想想一个年轻男演员怎么可能真的具备职业编剧的手艺),陈思成的前十集剧本完全被推倒重来,李亚玲在这个剧本的构思和写作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在这个写作的过程中,两人的关系由“一般合作”逐渐演变成了“不融洽”,原因是陈思成的不配合,以及圈子里习惯性的对编剧怠慢(具体可以去李亚玲的博客里看看,有很多很详细的事件描述,看细节就知道是不是编的)。

4、在剧本快要写完的时候,陈思成揽过了结尾和修改的大刀,架空了李亚玲的编剧位置,两人关系已经很僵。在这里我不主观的猜测孰是孰非,我只知道一名职业编剧很负责任的完成了她的编剧任务,而另一个“演员编剧”做事既不讲情面又不懂规矩。在陈思成写结尾的这段戏里,就有疯子打电话叫石小猛卖掉股票那段完全不合戏理的“硬伤”。

5、北爱剧本搞定后,小说版又涉及到署名的问题。我不知道小说版是谁主笔的,但李亚玲作为整个故事的实际创作者,理应享有小说版署名权才对。但是,陈思成方面的工作人员却给李亚玲打电话,说如果你不放弃小说版的署名权,编剧尾款就不打给你(尾款是编剧的软肋,60%的编剧是拿不到尾款的,这个圈子就这样),于是李亚玲放弃了小说版的书名。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多的是尊重。

6、北爱播出后,剧本拿到了上海电视节最佳编剧奖。此时的陈思成已经把李亚玲伤透,并且切断了联系。李亚玲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全程都没有参与领奖。陈思成自己走上领奖台,还随口提了一句感谢合作编剧李亚玲——要知道,剧本真正的操刀人是李亚玲,陈思成只是出了基础构思、不能用的前十集剧本、带有硬伤的结尾而已。这种侮辱换谁能忍?一个已经在圈子里小有口碑的女编剧,在忍受了诸多不公之后,还要眼看着自己写出来的剧本被别人领奖,奇耻大辱之下在网上进行争论也是理所应当的。

注:作为一名刚入行的编剧,我认为此事真的无可争论,编剧在行业内受欺负的现状是一目了然的,只有不了解行业状况的演员粉丝才会对李亚玲破口大骂。这事出来以后,圈内震动,你看陈思成后续还有什么好剧本接吗?时间说明一切。

另,陈思成早年在上海戏剧学院学习表演,因大家斗殴被开除,后来又去考中央戏剧学院,放榜前上戏方面传来开除的消息,中戏为了研究是否给陈思成合格证紧急开会,放榜因此被延长20分钟,最终因小伙子确实有才而录取。中国人讲究德艺双馨,艺在这摆着,德自有公论。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cwbk/8512.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