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商人都有一条敏感的市场神经,这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更让全国医药商业企业的神经变得异常敏感干扰素软膏。自4月24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第一个可以在高危人群中进行临床试验的药品——“重组人干扰素α-2b喷雾剂”起,干扰素市场的行情便进入非典时期的“非典型市场”,相关医药板块接连走高,市场供应一度脱销。在火暴的行情背后,却是一个虚火烧热干扰素市场……

  虚火烧热干扰素市场

  干扰素α-2b喷雾剂的确已经成了医药市场中一个最炙手可热的品种干扰素软膏。5月15日,北京市最大的民营批发商——北京丰科城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小仿已经接到了几百个要干扰素α-2b喷雾剂药物的电话,而号称“九州通达”的丰科城竟然在几天的时间内都没有组织到可供销售的货源,干扰素α-2b喷雾剂的火暴行情由此可见一斑。

  火的表现

  随着非典疫情持续时间的延长,目前人们不仅对α-2b喷雾剂干扰素普遍寄予厚望,市场上几乎所有干扰素生产企业都进入了“大丰收”的季节,干扰素生产企业加班加点地生产几乎成了一个共同的现象干扰素软膏。

干扰素软膏,虚火烧热干扰素市场

  在市场供应方面,天津华立达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张磊、安徽安科生物公司策划总监谢石相、深圳科兴公司副总经理丁学国、沈阳三生制药股份公司商务部经理魏红兵、北京三元基因工程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徐延发、合肥兆峰科大公司商务部陈良楠都向记者肯定了干扰素产品曾经脱销或零库存的事实干扰素软膏。

  在生产方面,根据以上相关人士的介绍,天津华立达公司的干扰素α-2b一直处于脱销状态干扰素软膏。在α-2b市场,华立达产能较大,喷雾剂大约1万支/天,水针6万支/天,冻干粉1万支/天,三种剂型的日平均产量保持在6-7万支,而在以前年销量大约在200多万支,现在一个月的销量就能同以前的年销量持平。从去年第3季度起,销量和金额已经占据全国干扰素市场前两名的位置。安科生物现有滴眼液和喷雾剂两个剂型,日产量6-7万支,现在又增加了两条生产线,包括针剂、栓剂、软膏和滴眼液在内,总产量超过10万支/天,全部产品处于脱销状态,而在以往年销量也就是区区30万支。而深圳科兴公司产品α-1b的年生产能力达到2000万支。从4月开始,α-1b干扰素发货量陡然增加,科兴公司的4条生产线虽然加班加点全力生产,但仍然供不应求。北京三元基因干扰素产品α-1b,日销量在6-7万支,处于零库存状态。合肥兆峰科大公司更是在4月下旬的两天内销售α-2b凝胶15万支,相当于2002年一年的销量,现在销售已经基本上能满足市场供应,日产量大约2万支。

  在科研方面也是一片红红火火的景象干扰素软膏。上述大部分公司均表示已经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用于非典治疗的临床申请,如天津华立达、安科生物、北京三元基因、合肥兆峰科大公司。除了α-2b干扰素,SFDA还于4月30日批准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的重组人干扰素ω鼻喷剂进入临床研究。一时间,干扰素生产企业将自产干扰素用于非典防治的科研活动也开始如火如荼地展开。据SFDA注册司受理办公室的崔先生介绍,现有较多的干扰素生产企业已经报上材料,申请用于非典临床,但考虑到干扰素产品重复现象比较突出,基于统筹安排和节约科研费用的考虑,SFDA还不太可能批准太多的类似产品进入临床。

  同时,干扰素技术市场也出现了数额较大的交易,给火热的干扰素市场又添了一把“烈火”干扰素软膏。西南药业以4000万元的代价受让军科院的ω干扰素。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向西南药业独家转让ω干扰素喷鼻剂及注射剂(包括原液)全套技术资料,双方共同完成新药临床研究,共同完成申报新药证书,由西南药业独家取得生产批文。

  虚的理由

  干扰素生产厂家的旺销却没有把同样的好运气带给医药商业公司干扰素软膏。北京丰科城医药总经理蒋小仿表示,公司现在商有较多的α-2b和α-1b干扰素库存,这些产品的剂型都是针剂,销售情况并不好,以前没有出现疫情的时候,日销量还有近万支,而在非典时期,这些理应畅销的干扰素却基本上卖不动了。蒋总还直纳闷:真不知怎么回事?

干扰素软膏,虚火烧热干扰素市场

  一位浸淫干扰素市场多年的人士对蒋总的疑问做了如下解释:一,从剂型上讲,干扰素喷雾剂才是真正炒作起来的市场热点,不是针剂,因为针剂的使用不便,还有短时间的发热副作用;二,相对于目前的非典时期,干扰素针剂成了“过期剂型”,他的适用对象是去医院看病的患者,而非典时期由于大家对医院的恐惧心理,医院门诊量急剧下降,就连疫情较轻的上海,医院门诊量都不到平时的1/3;三,商业公司或者出于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或者出于囤积居奇的心理,造成干扰素市场的表面热销,而从厂家紧急下线的产品却堆积在商业公司的库房里干扰素软膏。这种热销是表面现象,干扰素市场的并没有真正形成。其实,这位人士的分析也同样解释了丽珠集团因得福的市场表现,据丽珠医药营销公司干扰素全国销售经理阮云波介绍,因得福从没出现大量的购买,在4月下旬最大的日销量有3万支,现在基本都保持在1万支/天的水平上。2002年干扰素总共销售60万支,估计今年销量基本同去年持平。

  另外,现在火热的干扰素市场还有一个“致命伤”,那就是缺乏临床数据和学术支持干扰素软膏。在干扰素的原研制厂家——先灵葆雅工作的李德岩博士就指出,按照科学的态度,干扰素抗击SARS病毒,经过临床实验后,证明无效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在科学依据还没有得出之前,将“进入临床”与“防治非典新药”混为一谈,完全是商业炒作的结果,对相关产品大谈干扰素非典概念,完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炒作行为。从学术上讲,干扰素用于预防非典只是理论上的可能,用于治疗非典更不可能,真正要将α—2b干扰素投入临床对抗非典还为时过早。目前有关企业对于干扰素抗非典的宣传仍然过于热衷,以及有的企业摘取国外的临床实验报道,断章取义,在试验得出结果之前有可能形成对消费者的普遍误导。

  从临床药物的科研进度上看,干扰素对抗非典是否有效还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回答的问题干扰素软膏。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杜新安介绍说,ω干扰素鼻喷剂的临床效果还不好说,目前尚无阶段性结论。而负责α-2b喷雾剂临床实验的北京远策公司办公室王女士声称,远策公司每隔两三天就要将临床情况向SFDA书面汇报,按照临床统计学要求,估计尚需要半年时间才能结束临床。

  徐延发认为,随着对非典的认识加深、疫情的缓解或者公众恐慌情绪的消除,干扰素产品的销售必将大量回落,从而复归理性的轨道干扰素软膏。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jyfx/2175.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