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六月,又到了茉莉花开放的时节森茉莉。忽然间你的微笑在我的眼前闪烁,你送给我的那包茉莉花茶成了唯一的念想。茉莉花开了,你的生日就要到了。那年,你说过,从小到大没有人陪你过过一次生日,收到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时,你还是感动的眼角有些湿润了。你说,那枚带有茉莉花图案的钥匙链陪你走过了一个个不如意的日日夜夜。

  老宅里早已经没有了往昔的欢歌笑语,只有院墙上的几盆茉莉花含苞待放着,小小的花骨朵,悄隐于绿叶间,一朵,两朵,独自绽放着,淡雅而芬芳,却不娇柔,不浓烈,散发着自己特有的美丽森茉莉。也正如你的性格,不争,不怨,不攀比,你平凡的一生却有着不平凡的故事。

  电话突然地响起,我手机的来电铃声还是那首你最喜欢听的歌曲,“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茉莉花儿开,谁能不爱它,谁能不爱它......”那悠扬的旋律,甜美的歌声在散发着花香的空气中回荡森茉莉。总有一种思念穿透我的灵魂,我的梦,我轻轻地按下接听键,多想再听一听你爽朗的笑声,你亲切的关怀。撂下朋友电话的那一刻泪花花还是在眼里打转,不是你,再也不会是你了,我的世界你只是路过,沾满露水的花香在六月的天空飘远。那些疼,那些爱,那些牵挂细笔临摹将梦送远。

森茉莉,我的茉莉花开花了

  那年我们清浅的相遇,荡涤着茉莉花的清香,茉莉花的情结森茉莉。

  百花中你唯独喜欢茉莉,喜欢与茉莉的花香同行,喜欢它安静的神态森茉莉。浅白的花瓣,饱如白玉,小小的花蕾,灵巧别致,清风吹过,就会满室清香,我在一缕静谧中陶醉在茉莉淡雅的花香里,细细回味,细细聆听。这样一个飘着茉莉花香的午后,记忆随着红尘间的故事慢慢拉长,忽而念起,忽而远去。

  我弟弟祥子(我继母带来的孩子)的意外离世给了我很大的打击森茉莉。没有了弟弟的陪伴,每晚下晚自习走夜路的日子成了我最困惑的事。我的父亲在县里的高中教书,离家远只能住在学校里,我继母身体又不好,加之风湿性心脏心越来越严重,我不想让他们操心,想做一个坚强的自己,然而那些走夜路的日子成了我最大的难题。

  你叫宇,你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你的关心与幽默给我带来了阳光与快乐,我清晰的记得,认识你是在这个季节里,花坛里的茉莉花已经开放了森茉莉。你说,你喜欢茉莉花的清香,你说,你关注了我很久很久,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你说,喜欢我的笑,我清秀的脸庞,也如茉莉花一样的美丽。

  我们有着同样的命运,你却是不幸的,你母亲因病去世后,父亲也同样娶个继母进门,然而却是你苦难的开始,继母进门时带来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森茉莉。从此,你家里的日子更加艰难了,面对继母的刁难,生活的压力,你一次次面临着辍学的危险,你不想放弃学习的机会,一次次的努力争取着,你的梦想在你的血液里沸腾。

森茉莉,我的茉莉花开花了

  村头山脚下的砖厂里时常看到你的身影,看到你瘦弱的身体,在挥汗如雨的烈日下劳作森茉莉。本就不算白皙的皮肤,在太阳的暴晒下更加的黝黑了,只是一双大眼睛还是那样的炯炯有神,让人看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

  在工厂打工挣得的微薄的收入,你都用来买了文具和参考资料,每次也都会给我带来一份森茉莉。有你的陪伴,那些结伴而行的夜路,变得不再害怕与孤独。

  上初三的那年,你由于家庭负担加重,渐渐的感到学习有些吃力了森茉莉。就在那一年,你的父亲在工地上干活时,发生了意外,从脚手架上跌落,摔伤的很严重,被送到了县里的人民医院。我父亲就在县里的高中教学,接到通知后我父亲第一个赶到了医院,垫付了所有的医疗费,由于抢救还算及时,性命总算保住了,可大腿以下却失去了知觉,从此瘫痪在床。你的继母看着你的父亲不能给她带来好的生活,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你的父亲,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带着自己的三个儿女悄悄地离开了村子。

  生活的重担落在了你年仅16岁的肩上,从那日起,校园里的一切与你失之交臂,你对知识的渴求,你对生活的憧憬,深深地压在了你的心底森茉莉。

  日子还得继续,你一边照顾父亲,一边侍弄家里的几亩田地,本来爱说爱笑的你,从此变得寡言少语森茉莉。可是你总是适时地出现在我下晚自习的路上,陪我走完了初中三年的路程。六月的窗外,被雨润泽的茉莉花夹杂着泥土的气息,我面临着初中三年的最后一次考试,你总是给我鼓励,逗我开心,为我加油喝彩。你陪伴在我的左右,总是在我需要你的时候适时的出现,当我走出考场的那一刻,看到你焦急等待的身影,清亮的眸子里,有晶盈的泪光在闪烁。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jyfx/4399.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