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年开始做自媒体,也渐渐认识了一些文学领域的从业者,其中就有做编剧的,我认识的这位是个小姐姐,从业三年多了,一开始是在那种传媒公司,那家公司有专门写剧本的团队,她曾经是其中一员,他们会自己从头打造一个完整的剧本,也会根据畅销小说改编剧本,工作内容还是很广泛的。

现在这个编剧小姐姐,跟以前的几个同事,组成了一个小团队,也开始创业,她的日常是这样的:

每天工作约12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在码字,也就是写剧本、改剧本,团队每天固定一个时间,会讨论剧情、剧本创意、改台词等等,这是讨论时间;还有时间的话,就看剧。看各种剧,好片也看,烂片也看。她说,烂片也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就是“你要发现它烂在哪里,然后自己写剧本的时候极力避免那个烂点”。。。。

好吧,这就是专业人士的视角,跟我们普通人看剧是不一样的。我们一般看剧,不好看直接就弃了,不会追着看,她站在专业角度,却一定要把片子看完,然后还要做很详细的总结,跟团队分享,大家以后都尽量避免这种错误,我觉得,这就是【业余】和【专业】的区别吧。

然后遇到好片子,更要学习,他们的术语叫“拉片”,大意就是把剧情梗概、戏剧的三幕结构、场景、情节、人物塑造等等这些电影的必备元素都抽出来,加以分析、研究和学习。她说这件事挺麻烦的,但是为了进步,必须要强迫自己去学习。

我个人来说,还是非常看好国内未来的文化娱乐产业。目前娱乐业的大ip层出不穷,很多人都靠一部小说、一部电影、一首歌曲、一个游戏、一部动漫、一个app改变了命运的轨迹,而且现在,人们的版权意识越来越强,人们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付费,为信仰充值,泛娱乐产业未来发展前景自不待言。

如果你问,做编剧辛苦吗?那肯定是辛苦的,写小说、写文章、写专栏也一样,这些工作说到底也是一门手艺活,靠能力吃饭的一项工作,而且你要做到很拔尖,才能拿到自己满意的收入。

但是,各行都有各行的不易之处,我们很多做程序员的同行,经常抱怨加班太多啊,工作压力大啊什么的,但哪个工作压力不大呢?很轻松的那种工作,往往都赚不到什么钱。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你选择了一个艰难的事业,你期望着它带给你富足和荣光,也必须要承受它的艰辛和磨难。

世间能量守恒,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中国编剧行业现状是什么样的?

调查一:薪酬现状

成名前后天差地别

通过调查得知,90年代之前,内地编剧群体普遍处于自由创作状态,作品皆是有感而发,被投资方看中的剧本即可投拍。90年代以后这种流程不复存在,基本是“命题作文”,投资方根据市场选择一个热门主题,然后找到成手编剧撰写剧本。

编剧入行之初通常先做“枪手”,成名之后可以作为独立编剧或成立工作室。所谓“枪手”是指帮助“大腕”编剧丰富剧本架构,添加细枝末节,稿酬为一集5000元左右,或一部戏共得到1-2万元,成名编剧则最高可以达到20-30万元一集。偏低的薪酬以及长期青黄不接的困境使得大部分“枪手”中途改行,仅有少部分人最终熬成独立编剧或成立私人工作室。

中国编剧行业现状是什么样的?

枪手没有署名权不熬5-10年难成名

资深编剧巴图介绍,内地编剧圈看重的是“名气”,一旦知名度上升就会有投资方找上门来,应接不暇的大腕自己忙不过来也可以承接下来再“包”给其他编剧,“二包”编剧再分给下面的枪手,最后谁有名气就署谁的名,枪手没有署名权,就是卖艺卖身。

编剧阿龙谈起自己长达4年的枪手生涯一度哽咽:

“最困难的时候兜里只有3.5元钱,一年下来赚的不够花的,最惨的时候一年到头只剩下几千元,曾经想过自杀。”

知名编剧于雷则透漏,电影学院相关专业的毕业生中10个有9人不做这一行,入行之初特别艰苦,不熬5-10年是干不了编剧的。国内某知名家庭剧编剧,入行之初连台式电脑都买不起,每集电视剧薪酬仅有5000元,其中还要返给经手人一部分,而成名之后薪酬一跃变为20-30万元一集,档期已经排到3年之后,而这些全是由名气所带来的。

调查二:编剧群体三大困境

薪酬被拖欠、剧本遭盗用、维权之路艰难

据调查,内地编剧薪酬通常分三次支付。

首先编剧需要根据投资方的“命题”写出故事大纲,获得认可即可签约,同时获取10%-30%定金;

第二笔在交一稿剧本时获取30%;

尾款在开机后3-7天之内结清。

中国编剧行业现状是什么样的?

名气大的编剧甚至在提纲出来之前就能拿到钱,而非知名编剧再提纲出来之前或提纲不被认可是拿不到钱的。

资深编剧巴图表示,早期编剧薪酬由相关部门统一支付,有着严格的规范和制度,编剧需先将剧本报给北影厂文学部,30个工作日之内收到答复,如果开拍,文学部会支付编剧稿酬,之后再分配给导演。后来随着市场化的发展,各种投机取巧、钻空子的现象越来越多,拖欠编剧稿酬的现象愈演愈烈。

困境之一:稿酬被拖欠

每集稿酬需交返40%回扣,收取订金之后再无进账

编剧稿酬被拖欠的现象并不在少数,某编剧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讨薪”经历,2011年前后,他曾以独立编剧身份参与一部电视剧,起初跟导演谈妥的薪酬为每集一万元,这其中还要返给对方40%的“回扣”,随后双方签订合同,该编剧在拿到5万定金之后开始着手准备剧本。

然而从第二笔稿酬开始一直处于被拖欠的状态,直到剧本完成始终联系不上投资人。这位编剧曾试过通过法律程序维权,经过一番周折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他坦承,自己怕“死”,这死指的不是肉体,而是作为编剧的前途。

困境之二:稿酬被变相克扣

签演员的合约还要干编剧的活,稿酬一分没有,只有署名

无独有偶,巴图透露了一次稿酬被变相克扣的经历,他说自己早年曾参与过某部电视剧的剧本创作,为了追赶拍摄进度,每天只睡3个小时,吃饭都是有人专门端到桌前,“屁股基本不能离开凳子”。

中国编剧行业现状是什么样的?

“吃饭时有两个姑娘在一边看着你,汤还没等喝完就把餐具收走了,然后只能接着写。这同时还有一位姑娘坐在你的对面,每写完一场都立马被拿走打印发稿。每天早七点不到就有人敲门催稿,晚上基本要忙到半夜一点半,就跟催命一样!即使这样,编剧的稿酬也不能全部拿到。”

由于他是以执行导演和演员的身份进组,所以只能拿到这一部分的薪酬,至于剧本,等于白送,虽然有编剧署名,但也没有任何补贴红包。“类似的情况太多了”,巴图言语间透露些许无奈。

青年编剧导演张轶阳则透露,类似这样拖欠薪酬的现象自己见过很多,能占到整个影视圈约2至3成,电视剧圈尤其混乱,因为涉及到电视剧分集,例如一个编剧写了22集的剧本,最终被拍成了26集或更多,那么多出来的这几集薪酬是很难追回来的。

困境之三:维权艰难

作品遭盗用,奖金被冒领,投诉无门只能吃哑巴亏

与“讨薪难”相比,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压榨”更让编剧们苦不堪言。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资深编剧讲述了作品被冒用的经历,某导演曾看中他的一部原创剧本,双方写好委托书之后准备开拍。

然而最后这个剧本并没有变成荧屏作品,而是被该导演拿去评奖,并从中获得20万元的奖金。除了奖金一分没有拿到以外,更让这位编剧感到气愤的是,编剧署名的第一位是这位导演,第二位才是自己。

这位编剧说,类似这样的事件我完全可以去打官司,但是最终我决定放弃,首先,你认为对方剽窃,但是对方又署了你的名字,尽管是在第二位;其次,你说没有拿到编剧稿酬,但是怎么能说得清呢?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位导演的妻子在法院工作,胳膊扭不过大腿,类似这样的事件最后只能吃哑巴亏。

对于以上种种薪酬被克扣拖欠、剧本被冒用等现象,大部分编剧选择沉默,一方面是因为维权艰难,打官司只能依靠《著作法》,而《著作法》又写得很模糊,另一方面则是想保住“饭碗”,对于私交比较好的合作方不能撕破脸闹上法庭。

他们透露,其实每部剧本创作之前都有合同,但是基本都在支付定金之后进行不下去,有的被拖欠金额累计起来足有上百万,有编剧说:“除非你是非常有名望的编剧,否则只能有口难言。”

调查三:行业乱象

评奖潜规则:每个评委给两万一等奖跑不了!

随着电影电视剧的蓬勃发展,编剧这一群体逐渐受到公众重视,近年来有部分颁奖礼陆续出现编剧类奖项,然而在我们调查过程中得知,这种奖项幕后也存在着不为人知的黑幕和潜规则。

某编剧曝料称,目前所有类似的奖项评选,都是需要花钱打点的,除非你是非常叫彩的作品,否则即使是国家类的大奖,也存在这种“潜规则”。自己早年曾参加过某话剧类奖项评选,按照当时的“市价”,只要准备25万元即可拿下一等奖,“每个评委两万,一共22万左右,一等奖跑不了!”

中国编剧行业现状是什么样的?

除了金钱的潜规则,幕后的黑幕也同样让人震惊,编剧阿龙说,每次看到类似的颁奖礼自己都无数次骂街和流泪,因为获奖的作品是自己写的,遭人冒用但是却不敢声张,导致已经产生“心理阴影”,连颁奖礼的音乐都不敢听。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jyfx/8518.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