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聊一部得过金马奖的港片——

《翠丝》

鬼子来了吃奶片段在哪的简单介绍

就如它的英文名Tracey一样,这是一部聚焦于LGBT中“T”群体的电影。

T= Transgender,跨性别者,指生理上是男人,心理上认为自己是女人的群体。(反过来也成立)

一部分女装大佬,以及金星老师都属于这个人群。

关注这一群体的影片非常稀少,近几年相对有名的只有一部《丹麦女孩》,而港产片在这个类别里更是凤毛麟角。

《翠丝》主要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主角大雄(姜皓文 饰)有妻有儿有女,家庭幸福、事业稳定。

但大雄有一个瞒着家人的小爱好,他其实是女装大佬,每天在办公室都会偷穿女式内衣。

一天,大雄年轻时的好友阿正的死讯传来,使大雄陷入了身份认同的旋涡。

鬼子来了吃奶片段在哪的简单介绍

终于,他告诉了家人他的秘密——

他想变性。

《翠丝》的主角由姜皓文饰演。

别看人家名字只比姜文多了一个字,其实姜皓文也不是吃素的,他曾出演过很多港片里的反派。

这是他拍其他戏里的样子。

这是他放飞自我穿女装的样子。

除了男主外,本片还有其他几位大牛,比如女主惠英红就是金像、金马的双料影后。

配角袁富华,更是凭《翠丝》获得了金马奖的最佳男配。

有这两位在,本片的演技值自然是有保障的。

特别是袁富华在片中唱的那一句“我本是女娇娥,恨天生做男儿汉”,真心让人泪目,让杀姐一秒回到《霸王别姬》!

《翠丝》得到金马奖和香港金像奖的许多提名,很大一个原因是它细致的讲述了与少数群体有关的故事。

虽然政治正确这个词在当下多少有点招人烦,但在东方文化圈里有勇气触碰个议题的,向来都不多。

因为这样的电影注定不会有太高的票房,也无法在某些地区上映,导演和主创们的勇气必须予以肯定。

表扬完毕,按照惯例杀姐要挑挑这部电影的毛病了。

简单说就四个字:用力过猛。

可能是缺乏女装经验,华语电影里又很少有这类表演可以拿来借鉴,姜皓文因而把主角内心的矛盾和纠结太过于外化了。

什么叫过于外化呢?

大家闭上眼,想象一下巴基被灭霸一个响指化了灰之后,美国队长悲痛欲绝,躺在地上不停捶地、蹬腿,嘴里不知叫着些啥,鼻涕糊住胡子的样子。

很多时候,电影角色的内心痛苦并不一定非要用肢体语言传达,一个眼神、一个表情,观众也同样能感受到角色心中的波澜。

虽说姜皓文在演配角时,不乏一些沉稳内敛的表演,但他这次没能做到。

然而,用力过猛的还不止男主。

片中有一个叫阿邦的角色,是他,促成了主角的一系列改变。

但这个角色的台词说教感实在太强。

就像有超能力一样,几句政治正确的话,就动摇了主角一直不敢正视的真心;再来几句话,主角就乖乖的决定变性了。

仿佛几十年来阻止主角的外在抗力从来都不曾存在一般。

可是,主角有老妈、老婆、朋友、儿子、女儿、女婿,甚至是即将出生的外孙......

要打破这么多层枷锁,真的只凭外人的几句话就能做到吗?

对观众来说,这未免太缺乏说服力。

导演也不知道该怎么让一个五十年“直男”几天内就决定变性,于是索性拿出了一个叫阿邦的攻城锤——

锤破主角的内心就完事了。

阿邦是阿正的伴侣,彼此却没有一场闪回的对手戏,连一张同框的照片都没有,而他和主角交集最多,可见这个角色的功能性之明显。

阿邦就是为改变主角而来的,除此之外别它用。

表面上是主角听进了阿邦说的话,实际上是导演在命令主角必须得这么演。

与其这样,还不如干脆把阿邦设置成主角的第二人格,或主角幻想出来的人物来得更有说服力一些。

杀姐认为LGBT虽然是小众题材,但其实每个人都能从中看到自己。

想要开开心心单身,却每年被七大姑八大姨轮流催婚的你。

想要靠写作、音乐、画画养活自己,却不得不屈服于外界,去做策划、销售、码农的你。

大家都有更想做的事,却因为各种阻力无法实现。

这些阻力和困难,绝不是用力过猛就能解决的。

现实往往不会如电影的结局一样美好。

我们大多数人还是必须得赶赴一场又一场相亲,一次又一次早会,最后安慰自己:“先这样过着吧。”

寻常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LGBT?

现实题材的电影应该突出主人公克服困难过程中的艰辛和毅力,不要给观众误导,让大家以为他们面对的困境就像抗日神剧里的鬼子一样,只需手撕。

我们不是灭霸,使出吃奶的劲响指打破了手套,也许什么都不会改变。

想做真正的自己,还需要你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去争取。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shjq/8065.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