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师表》云‘’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有武侯自述背书,卧龙名号佐证,在没有任何初始典藉或文物认证诸葛亮躬耕地确切位置的背景下,南阳卧龙岗作为诸葛亮躬耕地,较之历史上从未归属南阳或古南阳郡的襄阳隆中更有说服力;历代颂扬躬耕地的诗词歌赋,与南阳卧龙岗相关联者数倍于襄阳古隆中即是旁证。

诸葛亮“躬耕于南阳”究竟是在南阳还是襄阳?

(襄阳古隆中是砌庙拜神之作)

相应地,襄阳(古)隆中做为东晋襄阳人习凿齿命名、出现于十七世纪中叶(清康熙年间)的诸葛亮‘’故居‘’及‘’襄阳说‘’力挺的‘’躬耕地‘’,其文物价值远逊南阳卧龙岗武侯祠,但其文化传承和纪念意义与南阳卧龙岗相比不遑多让;两处“躬耕地”争议数百年,相映成趣,为三国文化的发扬光大作出了各自的贡献;两地共同晋身国保单位及AAAA级风景名胜区即是例证。

遗憾的是做为争议一方的’’襄阳说‘’者,为地域私利,罔顾争议事实,企图用偷梁换柱,移花接木的招式独占躬耕地名头:

一、称‘’亮家‘’在襄阳隆中(事实:①诸葛亮生前根本不知‘’隆中‘’为何;陈寿《三国志》通篇无‘’隆中‘’二字出现。②王隐《蜀记》最早记述‘’亮故宅‘‘’’隆中‘’在‘’沔之阳‘’,与襄阳无关;③‘’襄阳说‘’源头、习凿齿在《汉晋春秋》里‘’号曰‘’(听人说)的‘’亮家‘’隆中既在‘’南阳之邓县‘’,又在汉水南岸,与‘’沔之阳‘’矛盾,又与自己认可的‘’自汉以北为南阳‘’前后龃龉,不足为信。)

二、声称古南阳郡管辖今襄阳隆中(事实:①习凿齿《汉晋春秋》:自汉以北为南阳,自汉以南为南郡‘’;②司马光《资治通鉴》:‘’初,琅邪人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隆中在汉水南,归襄阳)。

三、由以上一、二步做铺垫,推理出‘’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之躬耕地即为襄阳隆中(逻辑BUG:为什么不可以指同属汉末南阳郡的南阳武侯祠或其它地方?神逻辑嘛!你‘’襄阳说‘’是武大郎开店么)。

这就是历代‘’襄阳说‘’者穷经皓首、用习凿齿的‘’亮家……号曰隆中‘’生硬粘合‘’躬耕于南阳‘’的大致过程,其间种种移花接木的证据拼接,令人叹为观止。

说回正题。‘’襄阳说‘’的软肋之一就是权威史籍、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里‘’初,琅邪人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一语,点明了隆中归属曹操设立的襄阳郡而非南阳郡,直接打脸‘’襄阳说‘’学者‘’躬耕南阳即襄阳隆中‘’的论调,踩到了‘’襄阳说‘’痛脚,而‘’襄阳说‘’学者又不敢把权威史藉里不利己方观点的记述习惯性地扣之以‘’伪造”罪名(恐贻笑世人),于是便有了‘’襄阳说‘’信徒、襄樊学者丁宝斋先生引述《资治通鉴》‘’初,琅邪人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一语时隐去襄阳二字后,拿来为‘’襄阳说‘’背书的尴尬笑话。

还是这位丁仁兄,在他主编的《隆中志》第101页收录有唐代胡曾的一首诗《隆中山》,诗词内容如下:世乱英雄百战余,孔明方此乐耕锄。蜀王不自垂三顾,争得先生出旧庐。

此诗来源何处?笔者查阅《全唐诗》,在卷647-28也找到一篇胡曾的诗《咏史诗·南阳》,诗词内容仍然是:世乱英雄百战余,孔明方此乐耕锄。蜀王不自垂三顾,争得先生出旧庐。

这首《全唐诗》里胡曾《咏史诗·南阳》和《隆中志》里胡曾《隆中山》是同一首诗呀,怎么题目变了?原来胡曾咏南阳(武侯祠)的著名诗作,被丁先生以另一个名字收进自己主编的《隆中志》了。惊喜不惊喜?看官自己品味吧。

另一著名糗事,是‘’襄阳说‘’盲从者诬指存世几百年的武穆手书前后《出师表》所题跋文,系南阳先人伪造(跋云:‘’绍兴戊午,秋八月,望前,过南阳谒武侯祠,遇雨,遂宿祠内。……出纸索字,挥涕走笔不计工拙,稍舒胸中抑鬰耳。岳飞并识‘’)。讽刺的是,跋文和正文一体的南阳卧龙岗武侯祠武穆手书碑刻,被襄阳方面去掉跋文并复刻后,安放在古隆中(‘’古迹克隆中心‘’不只是说说而己)。用自己打‘’假‘’过的碑刻来证明自己正统,匪夷所思。

做着冒名顶替之事,又竭力幻化为正主,再声色俱厉打压受害者。断章取义、指鹿为马、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吃干抹净、赢者全拿,历代‘’襄阳说‘’学者这思维、演技恐怕连岳掌门都只能甘败下风。窥斑知豹,‘’襄阳说‘’学者的隆中沙文主义思维,在此事例上又活色生香了一番。

”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名高天下,何必辩襄阳南阳”。湖北人顾嘉蘅在南阳知府任上写于南阳卧龙岗的骑墙联,神助推‘’襄阳说‘’声势;襄阳人见猎心喜,南阳人徒呼负负,诸葛庐一声叹息。

‘’躬耕南阳‘’做为华夏文明史璀璨印记,千百年来深入人心。某地试图把‘’南阳诸葛庐‘’劫持到古隆中‘博古架上,大抵是南柯一梦。

关于襄阳古隆中地区在东汉时的归属,东晋襄阳人习凿齿云”秦兼天下……自汉以北为南阳,自汉以南为南郡,汉因之”。可见古隆中在东汉南郡地盘上,与“躬耕于南阳”无涉。

东汉“天下第一大郡”南阳郡又称”南都”、”帝乡”,南阳城(宛)是当时规模仅次于洛阳的政经文化大都会。李白《南都行》将其描述为“高楼对紫陌,甲第连青山。此地多英豪,邈然不可攀”。反观东汉襄阳城,在荆州末代刺史刘表于189年自汉寿移驻之前,是一座小县城,在刘表移驻的短短二十年,襄阳做为荆州行政、军事总部,社会相对安定、政治地位有所提高,但在经济、文化方面仍应是乏善可陈,北方名士至荆州避乱者众、投表者无,即是明证。

荆州是一个大的行政区域概念,投荆州刘表并不意味着定居襄阳。刘备投了荆州刘表,驻荆州南阳郡新野;诸葛亮随叔父玄投荆州刘表,自述“躬耕于南阳”。这些是正史记载有据可查的,襄阳说者没法改变,只能找一些野史、民史杜撰的诸葛亮师友司马徽、徐庶、崔州平、孟公威等人(均为到荆州避乱的北方人)在襄阳活动交游的桥段,给诸葛亮”躬耕襄阳隆中”做铺垫。从东晋襄阳人习凿齿开始,襄阳民史、民间故事历经数百年,编织了一个细密的诸葛亮”襄阳朋友圈”,朴实的襄阳老乡把故事当成正史到处宣扬,确实够乡愿。

南阳北紫山有凤雏台遗址,相传为襄阳人庞统师从水镜先生时居住生活之地。襄阳说者和襄阳老乡不妨去凭吊一下,再慎终思远一番,只是别再克隆到襄阳当原版宣传就好。

诸葛亮“躬耕于南阳”究竟是在南阳还是襄阳?

诸葛亮“躬耕于南阳”究竟是在南阳还是襄阳?

诸葛亮“躬耕于南阳”究竟是在南阳还是襄阳?

(文明跟贴,理性思辨!)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在隔夜君看来,在诱钓马仙洪的计谋上,或许张楚岚赢了马大姐!也就是说马仙洪中伏了!!!相继我们的大帅哥王也和十佬陈金魁的激烈战斗后,《一人之下》的故事又重回到了张楚岚这边,最近的这几话讲述了张楚岚设套让马仙洪入局的剧情。

不过碍于马大姐的阻拦,这个计划似乎也并不顺利。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那究竟这一阴谋诡计的最终成效如何呢?在今天更新的最新集《一人之下》内里显然就已经给出答案了---还是张楚岚棋高一着!

在下面的内容当中,隔夜君就给大伙说说这场博弈的来龙去脉。

张楚岚的计谋想法

张楚岚在从秦岭回来之后,就全身心投入到逮捕马仙洪的行动中去,然而可能的线索都断开了,又究竟如何是好呢?

不过碧莲就是碧莲,依靠在碧游村与马仙洪生活的那几天日子,张楚岚就已然对马仙洪的为人进行了抽丝剥茧了剖析,明白到了马仙洪“虽然有其贪婪,不得不做的事情,但对于同伙的看重,是会比所有东西都靠前第一的”。

于是乎,他安排了诸葛青联合公司上演了一辑“诸葛青被公司屈打成招,意图找到马仙洪线索”的陷阱,而这件事情对于在碧游村就已然对诸葛青动了真情的马仙洪来说,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此外,为了能够让事情传播到马仙洪的跟前,张楚岚还拜托赵总去吩咐瞿星社以及小栈牧由先生这两大掌控信息传播的机构以“爆料揭露黑幕”的方式去曝光诸葛青遭到人身伤害的信息。

从而也就使得这辑资讯在短时间内传播到了互联网的各处,凡是拥有手机的朋友,都能够轻易的看到这件爆文。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圈套的失效

好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约定的埋伏地点也安置了哪都通公司各路的临时工守候了。

然而,自始至终都知道这就是圈套的瞿星社社长马大姐又岂会让马仙洪去承受这个风险呢?

就在阴谋消息发布的当天,马大姐就使用了看家本领,让马仙洪陷入了昏迷之中。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究竟马大姐是何人也?所拥有的能力又是几何?目前来说仍未有官宣的确证,但根据目前的漫画内容,我们能够模糊猜测她的能力将会与“更改人类认知”相关,而这种法术又似乎与十佬吕家有着紧密的关联。

会不会马大姐就是那位被传言已经死亡的“吕欢”?我们还得等米二大爷揭晓呢。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马仙洪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通过制造修身炉来完成对残缺记忆的找回,而根据最近几话内容,似乎马仙洪记忆的“抹除”就是囿于马大姐的法门所造就的。

她是为了让掌握神机百炼的马仙洪给自己制造修身炉吗?用此炉的目的又是几何呢?我们目前也同样不得而知。

事态的反转

好了,在马大姐的这一手段阻挠下,马仙洪也在睡梦之中度过了张楚岚设套的“预定时间”,此刻哪都通公司的众位临时工也相继离开守候地了。

就在这时,刚刚起来的马仙洪自然而然也在手机上看到了这辑新闻,不过他神情自若的向马大姐说自己不可能相信这样的圈套诡计。

然而嘴巴上的絮叨终究没有落实到实际的行动之上,到了晚上又自己独个儿拾拿起了行李,试图往陷阱地带去探查一番。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不过这个行程也并不顺利,马大姐又在路途上出现了,但几加询问之后,马仙洪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能够让人飙泪的话语:“在这个世界上存活和安心才是我追求的东西,如果我的伙伴受到危险了,哪怕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会前去确认,否则我会于心不安”。

诸葛青往死里说也算不上马仙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仅仅是在某些行为上对其有点儿钦佩罢了(在王也受伤害的时候能够舍身拯救),然而这样的朋友他依旧要去拯救。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看到事态变化如此难搞,马大姐又再度使出了她的独门秘技,意图让马仙洪听话于己。

不过这一次并不顺利,在认知控制的后半程,马仙洪竟然打破了束缚,露出了一副相当骇人的脸容。

这是要反噬马大姐了?

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到三点:

一来马大姐的能力对于受者是会存在“抗体”一说的,多次作用后效果就会显著降低;

二来马大姐的能力是不具备彻底改变性情的能耐,如果可以,那也不至于继续让马仙洪保留“对同伴惦记”这么一个顽固思想呢;

三来或许这场博弈张楚岚要胜利了!

《一人之下》中马仙洪会中张楚岚的设下圈套吗?

那究竟马仙洪是否会在圈套之地与张楚岚碰头呢?马大姐又是否有什么隐藏的招数没有释放出来呢?

我们继续拭目以待《一人之下》后面剧情的到来吧。

关注【隔夜说动漫】,一个有趣且有深度的动漫自媒体。

如果觉得回答对你们有用,麻烦“点赞”以表鼓励!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shjq/8422.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