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攻南阳是怎样的事件?

西汉末年,外戚王莽篡汉自立,政局动荡。公元22年(地皇三年),南阳发生了饥荒,禾稼不收,许多人离乡背井,逃难他乡。走投无路的饥民铤而走险,打家劫舍,劫富济贫。为躲避战乱而卜居新野的汉朝宗室刘秀,也想乘机起事。刘秀暴南阳郡舂陵乡(今湖北省枣阳东南)人,弟兄三人,长兄刘缜,次兄刘仲,刘秀行三。弟兄早孤,由叔父抚养成人。刘工于心计,自王莽翥汉,便倾家产结交天下豪杰,打算取而代之。刘秀性情温和,常被兄长嘲笑懦弱。刘秀胞姐是新野人邓晨之妻,一日,刘秀与邓晨一起去穰(今河南邓州市)人蔡少公那里,精于图谶的蔡少公说刘秀当为天子,有时还戏称他为国师公。当时主管宗室事务的宛人李守也喜欢图谶之学,对儿子李通说“刘氏当兴,李氏为辅”。不久,刘秀来宛城贩卖稻谷,李通派堂弟李轶前往联络。李通打算攻击王莽派驻南阳的守军,双方一拍即合。李轶同刘秀返回舂陵举兵相应。刘绩趁机与诸豪杰起事,并派人到各县鼓动百姓参加,很快便组织起了七八千人的队伍,这年刘秀28岁。王莽得知刘绩、李通等反叛,便派兵镇压,李通逃走,其父李守及家属64人被杀。刘缜派人游说新市、平林兵西击长聚,进屠唐子乡(今河南唐河湖阳镇),又杀湖阳尉,声威大震。十一月间,刘缜率兵欲攻宛城,至小长聚(南阳故城南),与王莽部将甄阜、梁丘赐相遇,双方展开激战。鏖战多时,刘秀大败,单人独骑逃走,路遇妹妹伯姬,两人共骑一马而奔。他的姐姐刘元及3个女儿、二哥刘仲及族人等数十人被杀。刘缜无奈,只得退保棘阳(今河南南阳南)。甄阜、梁丘赐率精兵10万渡过黄淳水(今河南唐河县湖阳镇一带),驻扎在批水(河南泌阳河及其下游唐河)之侧,拆毁桥梁,示无还心。适逢下江兵5000余人至宜秋(河南唐河县东南),刘缤、刘秀、李通三人拜访下江兵领袖王常,说以合力抗莽之利。王常当即表示与刘绩等合作,于是,新市、平林诸军与刘绩兄弟合作,共同对付王莽。公元23年(更始元年)正月,刘缜、刘秀与下江兵同甄阜、梁丘赐大战于批水西,歼灭莽军2万余人,甄阜、梁丘赐被杀。王莽手下大将严尤、陈茂打算率兵退保宛城,刘绩与之战于清阳(南阳故城南),大破敌兵,进围宛城。二月间,南阳豪强及王常等打算立刘缜为帝,而新市、平林诸将认为刘玄懦弱,便于控制,抢先立刘玄为帝。此时,棘阳守将岑彭与严说共守宛城,刘缜率军围攻数月之久,城中粮尽,岑彭、严说举城降汉。刘缜兵不血刃占领宛城,建为更始帝都城。

粟裕和叶飞的南阳事件是怎么回事?

网上的资料,但写得很全面了。一九三五年二月,粟裕、刘英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进入浙西南地区开展游击,建立了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十月间,粟裕、刘英率领挺进师百余人,在福建省寿宁县和叶飞领导的闽东特委会师。随即闽东特委和以刘英为首的浙西南政委会举行联席会议,会上闽东特委主动提出接受刘英他们的领导,刘英采纳了这个建议,双方通过协商共同组建了闽浙边临时省委。由于失去了与中央的联系,闽浙边临时省委的成立无法报中央批准。临时省委由刘英任书记,粟裕任组织部长,叶飞任宣传部长兼团省委书记。临时省委成立后,浙南游击区和闽东游击区双方都有些本位主义、山头主义。从浙南方面来说,还有以主力自居的思想。受“左“倾冒险主义肃反扩大化的影响,互相错抓了人,错杀了人,发生了误会,双方都有气,以致产生了矛盾。刘英想“统“掉闽东,几次提出要把叶飞留在临时省委工作,藉以调离闽东。粟裕不赞成,认为这对坚持闽东游击根据地和协调两个地区的关系不利,也不符合组成临时省委的初哀。刘英未采纳粟裕的意见。临时省委成立后,三个主要领导人经常分开活动,省委的实际工作由刘英主持。不久发生了至关重要的同黄道联系的事。大约在一九三六年二月间,粟裕碰到了闽北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就写了一封信,托他带给黄道,希望黄道来主持建立闽浙赣临时省委,才有办法解决和纠正刘英的错误。在当时三个地区的负贵人中,黄道是党内有威望的老同志,粟裕认为由他出面召集会议是最适合的。刘英也给黄道写信联系过,但对于粟裕给黄道写信甚为不满,并引起了粟裕恐慌。一九三六年二月,在粟裕的建议下,叶飞去闽北独立师和黄道取得联系。叶飞与黄道会晤时,向黄道汇报了闽东和浙西南的斗争情况,并且详述了和刘英在斗争方针上的原则分歧,建议成立闽浙赣临时省委。请黄道同志任书记,统一领导闽北、闽东、浙南的斗争。黄道坚持说;“如果你们本身不能解决问题,闽浙赣临时省委也就无法成立“,还说;“你们必须先退出闽浙临时省委,才能接受闽赣临时省委领导。“叶飞问;“今后如和中央接上联系,打起官司来怎么办?“黄道毫不犹豫地说:“我一定替你们证明。“叶飞回到闽东后,刘英来了,召开了闽浙临时省委会议,粟裕未到。平时刘英总是和粟裕一起行动,这次刘英却是单独前来。在闽浙临时省委会议上,叶飞向刘英报告了和黄道的会合,并向他汇报了黄道的意见。刘英满口承认浙西南工作的错误,但是不同意成立闽浙赣临时省委并由黄道任书记,并居然提出要叶飞担任闽浙临时省委书记。会议毫无结果,叶飞断然宣布闽东特委退出临时省委。同时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一九三六年三月,刘英写信给叶飞,说临时省委已于二月二日决定叶飞兼组织部长,闽东特委设副书记一人,再次要叶飞来省委。当时粟裕是组织部长,这个决定在事前或事后粟裕都不知道,直到几十年后,才从一份材料中看到。刘英既想把叶飞同志调离闽东,又想撤掉粟裕这个组织部长。一九三六年秋,粟裕正活动于闽浙边境之庆元县境,刘英以临时省委的名义给粟裕送来一封信,要粟裕乘与叶飞见面的机会,把叶飞押送省委,并派来一支武装监督执行。这个命令使粟裕十分震惊,不知道究竟又发生了什么问题,总觉得双方的矛盾应当在党的会议上来解决,不应采取对敌斗争的手段。但粟裕未能坚决抵制,这样就演出了一场“鸿门宴“。某日,粟裕约叶飞到南阳会面。叶飞和陈挺率一个连,于中午时分到达南阳,与粟裕会合。见到粟裕,叶飞很高兴,要向他汇报会见黄道的情况和临时省委会议的结果。粟裕说:“好呀,晚上吃过饭再说吧。“当天晚饭的时候,叶飞、陈挺和闽东的干部都入席了,粟裕坐上手。大家一边说笑,一边喝,互相劝酒,甚是热闹。酒过三巡,粟裕站了起来,突然将酒杯啪哒一声挥碎在地上。叶飞、陈挺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预先布置好坐在叶飞两边的人把叶飞抓了起来,把陈挺也抓了。叶飞的警卫员拔出驳壳枪,打出门去,报告连队冲出去。宴席顿时大乱,粟裕悄悄退了出去。叶飞的手脚被捆绑起来,背上还被撑了一根竹竿,不能动弹,就象对待土豪、叛徒一样。当晚,在押解叶飞的途中,叶飞几次提出要同栗裕见面说话,都未予理睬。后来在路上遇到国民党军队的袭击,部队被打散。押解的人忙乱中向叶飞打了一枪,打伤左腿,就把叶飞扔下,自己逃走了。国民党士兵逼了上来,叶飞就从十几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恰巧挂在树上,没有摔死。陈挺也随叶飞跳下悬崖。天黑后,叶飞俩不顾伤痛,赶往闽东根据地,昼伏夜行,整整走了五夜才到达目的地。叶飞被抓的消息传到闽东根据地,部队、群众非常气愤,认为小叶是红军,抓小叶的人一定是坏人。有的人情绪激动,甚至提出要带部队去算帐。幸而叶飞赶回及时向大家做工作,制止了发生武装冲突的危险。“南阳事件“导致了闽浙边临时省委的彻底分裂。此后,闽东特委接受闽赣临时省委的领导。从粟裕回忆录看,似乎粟裕一直不知道早先的闽浙临时省委会议上,闽东特委已宣布退出临时省委一事,因为粟裕回忆录说,“扣押叶飞同志导致了闽浙临时省委的解体“。“南阳事件“后,刘英单独召开了闽浙边临时省委紧急会议,宣布开除叶飞的党籍。同时说粟裕也参加了叶飞、黄道反对刘英的活动,也将粟裕隔离起来审查,派了一个班把粟裕监视了起来。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反复思考,从全局着想,粟裕被迫违心地作了“申明“,这场斗争才算结束。此后,粟裕和刘英就分开活动了。在总的方面仍是统一的,配合的,但在各自活动的地区内则独自行动,而且互相之间心存戒备,每当必须会合时也各自带着武装,并且不住在一个房子里。刘英于一九四二年任浙江省委书记时牺牲。一九五八年有一次在上海开会时,李富春问叶飞,听说在闽浙边临时省委时发生过南阳事件,有没有这回事?叶飞就扼要地把这段党内斗争的经过告诉他。李富春听了之后,很吃惊,并问叶飞有没有向毛主席报告过,叶飞说没有。李富春就说,有机会时应当报告毛主席。但是,以后叶飞一直没有机会向中央和毛主席报告此事。直到写回忆录时,叶飞才说,“现在我认为有责任对闽浙临时省委当时那段极不正常的党内斗争作出如实的反映“。

粟裕和叶飞的南阳事件是怎么回事?

82年南阳事件(南阳瘦身钢筋事件所有工地停工没有)

网上的资料,但写得很全面了。一九三五年二月,粟裕、刘英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进入浙西南地区开展游击,建立了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十月间,粟裕、刘英率领挺进师百余人,在福建省寿宁县和叶飞领导的闽东特委会师。随即闽东特委和以刘英为首的浙西南政委会举行联席会议,会上闽东特委主动提出接受刘英他们的领导,刘英采纳了这个建议,双方通过协商共同组建了闽浙边临时省委。由于失去了与中央的联系,闽浙边临时省委的成立无法报中央批准。临时省委由刘英任书记,粟裕任组织部长,叶飞任宣传部长兼团省委书记。临时省委成立后,浙南游击区和闽东游击区双方都有些本位主义、山头主义。从浙南方面来说,还有以主力自居的思想。受“左“倾冒险主义肃反扩大化的影响,互相错抓了人,错杀了人,发生了误会,双方都有气,以致产生了矛盾。刘英想“统“掉闽东,几次提出要把叶飞留在临时省委工作,藉以调离闽东。粟裕不赞成,认为这对坚持闽东游击根据地和协调两个地区的关系不利,也不符合组成临时省委的初哀。刘英未采纳粟裕的意见。临时省委成立后,三个主要领导人经常分开活动,省委的实际工作由刘英主持。不久发生了至关重要的同黄道联系的事。大约在一九三六年二月间,粟裕碰到了闽北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就写了一封信,托他带给黄道,希望黄道来主持建立闽浙赣临时省委,才有办法解决和纠正刘英的错误。在当时三个地区的负贵人中,黄道是党内有威望的老同志,粟裕认为由他出面召集会议是最适合的。刘英也给黄道写信联系过,但对于粟裕给黄道写信甚为不满,并引起了粟裕恐慌。一九三六年二月,在粟裕的建议下,叶飞去闽北独立师和黄道取得联系。叶飞与黄道会晤时,向黄道汇报了闽东和浙西南的斗争情况,并且详述了和刘英在斗争方针上的原则分歧,建议成立闽浙赣临时省委。请黄道同志任书记,统一领导闽北、闽东、浙南的斗争。黄道坚持说;“如果你们本身不能解决问题,闽浙赣临时省委也就无法成立“,还说;“你们必须先退出闽浙临时省委,才能接受闽赣临时省委领导。“叶飞问;“今后如和中央接上联系,打起官司来怎么办?“黄道毫不犹豫地说:“我一定替你们证明。“叶飞回到闽东后,刘英来了,召开了闽浙临时省委会议,粟裕未到。平时刘英总是和粟裕一起行动,这次刘英却是单独前来。在闽浙临时省委会议上,叶飞向刘英报告了和黄道的会合,并向他汇报了黄道的意见。刘英满口承认浙西南工作的错误,但是不同意成立闽浙赣临时省委并由黄道任书记,并居然提出要叶飞担任闽浙临时省委书记。会议毫无结果,叶飞断然宣布闽东特委退出临时省委。同时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一九三六年三月,刘英写信给叶飞,说临时省委已于二月二日决定叶飞兼组织部长,闽东特委设副书记一人,再次要叶飞来省委。当时粟裕是组织部长,这个决定在事前或事后粟裕都不知道,直到几十年后,才从一份材料中看到。刘英既想把叶飞同志调离闽东,又想撤掉粟裕这个组织部长。一九三六年秋,粟裕正活动于闽浙边境之庆元县境,刘英以临时省委的名义给粟裕送来一封信,要粟裕乘与叶飞见面的机会,把叶飞押送省委,并派来一支武装监督执行。这个命令使粟裕十分震惊,不知道究竟又发生了什么问题,总觉得双方的矛盾应当在党的会议上来解决,不应采取对敌斗争的手段。但粟裕未能坚决抵制,这样就演出了一场“鸿门宴“。某日,粟裕约叶飞到南阳会面。叶飞和陈挺率一个连,于中午时分到达南阳,与粟裕会合。见到粟裕,叶飞很高兴,要向他汇报会见黄道的情况和临时省委会议的结果。粟裕说:“好呀,晚上吃过饭再说吧。“当天晚饭的时候,叶飞、陈挺和闽东的干部都入席了,粟裕坐上手。大家一边说笑,一边喝,互相劝酒,甚是热闹。酒过三巡,粟裕站了起来,突然将酒杯啪哒一声挥碎在地上。叶飞、陈挺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预先布置好坐在叶飞两边的人把叶飞抓了起来,把陈挺也抓了。叶飞的警卫员拔出驳壳枪,打出门去,报告连队冲出去。宴席顿时大乱,粟裕悄悄退了出去。叶飞的手脚被捆绑起来,背上还被撑了一根竹竿,不能动弹,就象对待土豪、叛徒一样。当晚,在押解叶飞的途中,叶飞几次提出要同栗裕见面说话,都未予理睬。后来在路上遇到国民党军队的袭击,部队被打散。押解的人忙乱中向叶飞打了一枪,打伤左腿,就把叶飞扔下,自己逃走了。国民党士兵逼了上来,叶飞就从十几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恰巧挂在树上,没有摔死。陈挺也随叶飞跳下悬崖。天黑后,叶飞俩不顾伤痛,赶往闽东根据地,昼伏夜行,整整走了五夜才到达目的地。叶飞被抓的消息传到闽东根据地,部队、群众非常气愤,认为小叶是红军,抓小叶的人一定是坏人。有的人情绪激动,甚至提出要带部队去算帐。幸而叶飞赶回及时向大家做工作,制止了发生武装冲突的危险。“南阳事件“导致了闽浙边临时省委的彻底分裂。此后,闽东特委接受闽赣临时省委的领导。从粟裕回忆录看,似乎粟裕一直不知道早先的闽浙临时省委会议上,闽东特委已宣布退出临时省委一事,因为粟裕回忆录说,“扣押叶飞同志导致了闽浙临时省委的解体“。“南阳事件“后,刘英单独召开了闽浙边临时省委紧急会议,宣布开除叶飞的党籍。同时说粟裕也参加了叶飞、黄道反对刘英的活动,也将粟裕隔离起来审查,派了一个班把粟裕监视了起来。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反复思考,从全局着想,粟裕被迫违心地作了“申明“,这场斗争才算结束。此后,粟裕和刘英就分开活动了。在总的方面仍是统一的,配合的,但在各自活动的地区内则独自行动,而且互相之间心存戒备,每当必须会合时也各自带着武装,并且不住在一个房子里。刘英于一九四二年任浙江省委书记时牺牲。一九五八年有一次在上海开会时,李富春问叶飞,听说在闽浙边临时省委时发生过南阳事件,有没有这回事?叶飞就扼要地把这段党内斗争的经过告诉他。李富春听了之后,很吃惊,并问叶飞有没有向毛主席报告过,叶飞说没有。李富春就说,有机会时应当报告毛主席。但是,以后叶飞一直没有机会向中央和毛主席报告此事。直到写回忆录时,叶飞才说,“现在我认为有责任对闽浙临时省委当时那段极不正常的党内斗争作出如实的反映“。

黄樵松南阳抗日是怎样的事件?

1945年春,八年抗战已接近尾声,日本侵略军垂死挣扎,欲攻占湖北老河口空军基地,以便打通由宛西经武汉、汉中,至西安的通道。南阳地处陕西、湖北要冲之地,成为日军攻占的目标。驻守南阳的国民党陆军第68军143师,在师长黄樵松率领下,决心扼守南阳,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黄樵松为指挥方便,将师部由城外移入城内,构筑工事,修建炮兵阵地。城外修筑的工事更多。当时143师只有两个团又一个营的兵力,黄樵松将两个团分布在各关口要隘之处,一个营作机动兵力,并向全体官兵提出了“南阳为我等坟墓”,“把南阳变成中国的斯大林格勒”的口号。南阳守军同仇敌忾,士气十分旺盛。3月下旬,日军猛攻南阳,守军沉着应战,日军人多势众,占领了一些地方,师部几次转移,黄樵松仍然临危不乱,继续指挥战斗。3月24日后,日军在飞机配合下,用重武器猛攻城内,守军誓死如归,顽强抵抗,日军死伤累累。激战多日,_民党军终因寡不敌众,不少据点陷于敌手。马武塚、卧龙岗、玄妙观三处部署有一个排的兵力,一直打到弹尽援绝,全部官兵壮烈殉国,无一生还。鉴于日寇已经西进,坚守南阳已无任何意义,国民党当局电令黄樵松率部突围,南阳才沦人了曰本人之手。

河南南阳鬼洗脸事件官方是如何回应的?

官方正在研究怎样混过去里。等等吧。会有个交待的。或许又是临时工做的啊。呵呵

中央如何看待南阳瘦身钢筋事件

坚持打击,严厉制裁,决不姑息

南阳瘦身钢筋事件所有工地停工没有

通知是所有工地都停工,但是实际上经过检查证明合格的可以继续施工

河南南阳毒韭菜事件在历史上有哪些记载?

82年南阳事件(南阳瘦身钢筋事件所有工地停工没有)

南阳市民邓德云一家三口吃了从流动摊贩那儿买来的韭菜后均出现中毒症状;另外一名市民屈瑞敏同样从该摊贩那儿买来韭菜包了饺子,并把煮好的饺子端给两家邻居吃,结果三家吃了饺子的人也都被“搭倒”。昨曰,记者在南阳市医专第一附属医院见到了同在此接受治疗的4个家庭中的10名中毒者,经过医院的紧急处理,目前,他们病情已无大碍。事发:10人出现同样症状,都吃了同一个地方买的韭菜今年60岁的邓德云家住南阳市中州路中光厂家属区,她告诉记者,3月25曰上午8时许,她在离家不远的永安路口的一辆三轮车上买来半斤韭菜。中午家里来了客人,她老伴就炒了几个菜,其中有一个韭菜炒鸡蛋,用去了大概有二两多韭菜。邓德云说,正吃着饭,她和儿子、儿媳,先后出现腹痛、恶心、眼皮跳、呕吐等症状。没有吃这盘韭菜炒鸡蛋的老伴和客人,都没有感觉到不舒服。邓德云和儿子、儿媳被家人紧急送到南阳市医专第一附属医院就诊,根据他们的症状,医生初步诊断为“急性肠胃炎”。同样因韭菜中毒在该医院接受治疗的屈瑞敏说,她家住在工业路桐树庄,3月25日上午10时许,她在自家门口的一辆三轮车上买了一斤多鲜嫩的韭菜,中午包了韭菜鸡蛋馅儿的饺子。饺子煮好后,她还给邻居王文雪、张国银两家的孩子分别端去了一大碗。吃完饺子没一会儿,屈瑞敏和丈夫以及儿子开始出现腹痛、呕吐等症状,他们一家三口赶紧到南阳市医专第一附属医院就诊。两家邻居吃完后也出现相同症状,其中王文雪的儿子直嚷嚷肚子疼,并告诉妈妈说“眼皮像吃了跳跳糖”一样。就这样,4个家庭中的10口人同一天下午在同一家医院碰面了。邓德云和屈瑞敏交流后,发现两人是从同一个流动菜摊上买的韭菜。医生确诊:10人均为有机磷中毒经过检查胆碱酯酶确诊10个人均为轻中度有机嶙中毒,医生对其中3个比较严重的孩子进行了洗胃,并对大家进行排毒、保胃治疗,10名中毒者的病情很快得到了控制,目前已无大碍。医专一附院急诊科主任赵合敏告诉记者,有机磷大量存在于剧毒农药中,其中毒症状有:心率减慢、恶心呕吐、出汗、瞳孔缩小等,如中毒较深会出现肌肉颤动甚至昏迷。他们接诊的几名患者经治疗病情稳定,一两天后回家继续服药即可,应该不会损害内脏器官。农业部门检测:中毒者食用的韭菜农药残留超标据了解,3月25日晚11时,南阳市卧龙区政府接到报告称有10人因食用韭菜中毒,被安排在南阳市医专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室治疗,随之成立韭菜中毒事件工作组。该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和市农产品质量检测中心协助工作组立即展开工作。通过对中毒者家中的剩余並菜进行取样分析,检验结果为三唑磷农药残留超标。警方:有毒韭菜的来源还不清楚南阳市公安局光武派出所负责人刘宛平说,经过排查,开机动三轮车卖韭菜的女子周某,家住宛城区溧河乡胡庄村。截至记者发稿时,警方还没有找到周某,也没有跟她联系上,因此有毒韭菜的来源还不清楚。全城排查:两个售卖点的韭菜被销毁据介绍,为及时掌握城区韭菜质量状况,把有毒有害韭菜拒于市场之外,南阳市农产品质量检测中心3月26日对中心城区批发市场、农贸市场、超市量贩、流动摊贩的韭菜进行了拉网式排查,当天共抽取样品106个,其中超标样品两个,一个来自市区永安路谢朝献经营的韭菜,一个来自七里园一生缘超市,超标农药残留主要是甲拌磷。该检测中心对这两个售卖点的韭菜一律进行了收缴封存,进行销毁,当天共销毁毒韭菜206千克。另外,该市农产品质量检测中心还对韭菜超标样品的源头进行了彻查,最后找到卧龙区陆营镇和宛城区瓦店镇两个韭菜种植基地,现已对这两个基地的韭菜全部进行了铲除。该市农业局于27日下午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各县市区开展韭菜产地排查工作,加强农产品市场准入管理,扩大检测范围,增加检测频次,严防毒韭菜流入市场,同时,要求各县市区加大农资市场管理力度,积极指导农民科学合理用药,从源头上把好农产品质量安全关。

南阳一高车祸事件学校有没有连带责仕

对于校外的几人,责任不在学校,校园内部受伤的人,学校理应负起一部分责任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shxzs/513.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