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原名奥托·布劳恩,1900年出生于德国慕尼黑城郊的伊斯玛宁镇。1923年加入德国共产党,曾同苏联秘密机关建立联系,1926年德国当局指控他有叛国罪行而被关进牢狱。1928年从监狱逃出去了苏联。入军事学校学习后参加苏联红军,当过骑兵师参谋长。后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毕业两周后紧急受命奔赴中国。是来给中国红军做军事顾问?不是,送钱救人。

这又不能不提牛兰夫妇事件。

包含汕头2000年杀中央钦差的词条

牛兰夫妇

1931年6月共产国际信使约瑟夫在新加坡被捕,英国警察从其携带的文件中发现上海的电报挂号和邮政信箱,通知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追查。锁定两处可疑地点,上海四川路235号4室和南京路49号30室,前一处是牛兰夫妇的住处之一,后一处则是“泛太平洋产业同盟秘书处”驻上海办事机构。当时该同盟是一个公开的工会组织。英国巡捕马上将牛兰夫妇逮捕,从现存审讯笔录中看,牛兰夫妇被捕后并未暴露真实身份,他们拒绝回答警方的讯问,指定德籍律师费舍尔博士出面交涉。警方力图从嫌疑犯所持的护照入手,查清牛兰夫妇的来历。比利时驻沪领事否认牛兰夫妇比利时护照的真实性,瑞士领事则对牛兰夫妇的瑞士籍不置可否。

牛兰,是化名,本名雅各布·马特耶维奇·鲁德尼克,共产国际联络部在上海的秘密交通站负责人,负责转送各种文件和经费等。别说他的被捕对于共产国际有多在意,也事关中国共产党中央组织机构的安危。共产国际提供给党中央的资金援助可是由他们转交。

国民党也怀疑到牛兰夫妇处是共产国际上海联络站,派大批荷枪实弹的宪兵将牛兰一家从上海押解南京,关押老虎桥“第一模范监狱”,如获至宝。牛兰夫妇只坚持自己的公开身份——太平洋产业工人联合会秘书。于是,共产国际利用工会组织开展营救。甚至诞生国际性营救组织。国际知名人士如高尔基、罗曼.罗兰、宋庆龄、鲁迅等也加入救援。

佐尔格

苏联红军情报部门的远东情报组织佐尔格小组奔赴上海营救牛兰夫妇,时化名为方文的中国共产党员张文秋是佐尔格助手。这张文秋即毛岸英妻子刘思齐的母亲,响当当的红色特工。方文设法联系到了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总干事、中统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张冲,了解到牛兰夫妇的关押地。佐尔格指示方文设法通过张冲拿到牛兰的亲笔纸条,有了这个确凿证据,共产国际才能进一步开展营救行动。两天后得到答复:“手迹可以送出,代价是二万美金。”二万美金在当时是笔巨款,左尔格拿不出来,中共方面也拿不出来。当时,共产国际每个月通过牛兰给中共的经费也就这个数目。佐尔格立即向莫斯科总部报告,要求火速送来二万美金,作为营救牛兰夫妇的特别经费。莫斯科总部答应了佐尔格的请求。红军总参情报部派遣李德携款出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将钱送到了目的地,交给了佐尔格。就此说李德是特工出身是不恰当的。半个特工吧。就这么着,李德站到了中国共产党人面前。

牛兰手迹被佐尔格公布,在中国和国际形成更浩大的舆论,呼吁放人。不放人也没敢杀人,时蒋经国在苏联呢。国民党当局以扰乱治安、触犯“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的罪名,判处牛兰夫妇死刑,援引大赦条例,减判无期徒刑。也当人质呢。1937年8月27日,趁抗战混乱之际,牛兰夫妇逃出监狱奔往上海。后经新疆回苏联。他们的被捕,给中国红军拐带来个军事顾问。

其实李德心知肚明送款救人更是一位特工的行动,对接的也是特工佐尔格。但博古把他视为共产国际来人,既然被视为共产国际来人,那起码也特使身份。李德也含糊其辞,特使的身份感觉是挺好的。就拿这感觉出没于中共党中央机关。1931年9月临危受命出任中共中央负责人时的博古,仅24岁,一介书生,没有任何军事斗争经验以及常识。李德又恰恰不缺少军事斗争经验、知识,又能动地张扬,这让博古倾倒,可找到仰仗,如获至宝。李德后来说,“我虽然知道,从莫斯科派来的总顾问(即军事顾问弗雷德)正在途中,但是,事与愿违,他迟迟未到。因此,实际上从第一天起,我就不得不作出军事上的判断和建议。”

包含汕头2000年杀中央钦差的词条

博古

博古、洛甫请求共产国际远东局负责人尤尔特将李德派往苏区,担任军事顾问工作。自然先是要征询李德意见的,李德欣然同意。他提出的唯一条件是请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发出一个相应的指示。他要更权威更名正言顺。尤尔特和博古向莫斯科发出请示电报。1933年春天,终于得到肯定答复。

据李德回忆,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答复中强调李德这顾问是作为没有指示权力的顾问,受支配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这一点被李德有意遮掩被博古等有意遮掩,立李德的威也便是立自己的威。所以后来李德就真威风了,指点红军阵地战寸土寸血。

1933年9月,李德在装扮成王牧师的中共地下党员董健吾陪同下,从上海经汕头,进入江西中央苏区。李德在军事会议上也一再说明自己的职务只是一个顾问,没有下达指示的权力。但他的话却被博古打断了,博古说道:“同志们!我们在这里召开一个特别会议,热烈欢迎我们盼望已久的共产国际派驻我党中央的军事顾问,奥托·布劳恩同志。”李德本无尚方宝剑,博古塞假尚方宝剑。还称赞他为“卓越的布尔什维克军事家”、“丰富斗争经验的国际主义战士”,并亲自给他起了个中国名:李德。这一切李德坦然受之了。

李德

李德住在特别安排的“独立房子”,由伍修权担任其翻译,成“洋钦差”、“太上皇”。前方所有的电报,都要送到李德住处,由其批阅,然后再送给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周恩来根据来电的重要程度,一般问题自己处理,重大问题则提交军委或政治局讨论。

伍修权回忆录:“李德的权力,不是他自己争来的,而是中共中央负责人拱手交给他的,造成失败的主要责任应该是中国同志本身。”

那个后到的总顾问弗雷德因为提出的军事计划比李德还不靠谱,多次遭到李德和中共的抵制,李德与弗雷德势如水火。二人的博弈最终李德胜出,成唯一军事顾问。

李德看不上毛泽东,毛泽东早看穿他的本本主义,与之与左倾做坚决斗争,最终的代价是:悲壮长征。

长征途中当有人持枪阻止毛泽东等北上,李德挺身而出保护毛泽东。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shxzs/7716.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