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说的有人指的是什么人,可能你指的是记者吧?

记者提问,另有所图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最起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任何一个记者都有一定政治的立场。他提问问题,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出发,其实这也很正常。但是有一些记者,依据一些片面的事实,然后带着有色眼睛的政治倾向性去提问,去印证自己的观点,去印证自己所说的事实。

这方面,西方的记者是个典范。

二,作为记者,总希望自己所采访的新闻能有所谓的爆点,那么如何才能挖出爆点?他就会挖空心思给被提问人设置陷阱,让他说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为什么有人在提问题的时候指向性非常强,不尊重事实编造假新闻?

为什么有人在提问题的时候指向性非常强,不尊重事实编造假新闻?

为什么有人在提问题的时候指向性非常强,不尊重事实编造假新闻?

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上海分社常驻记者被爆长期编造假新闻,你怎么看?

昨晚,跟《我炒了写假新闻的外媒记者》的作者张超群聊了几句,我认为至少这篇文章显示了,他的文笔还是不错的。在担任造假者、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上海分社的常驻记者Oscar Garschagen助理的过程中,因为无法平衡内心的道德感和职业操守,愤而炒之,无论以后还在不在媒体行业,这都是值得称道的行为。

毕竟,中国人习惯于“亲亲相隐”和“交绝而不出恶声”,很少有人会以职业丑闻参与者的身份曝光丑闻,这也是张超群之所以“超群”的所在,期待他以后能有一个更好的发展。

再从专业角度看看荷兰记者Oscar Garschagen是如何造假的。首先,荷兰读者对于中国,肯定会存在不少隔膜,所关心的中国新闻也是经过西方读者的价值观和偏好筛选过的,在整个信息传播链上,荷兰读者和Oscar Garschagen存在着极大的信息不对称,基本上他只要不是编造得过于离谱,比如在核心事实上造假激发巨大负面影响,他造假的成本很低,要是没有张超群爆料,估计他的行为永远不会被外界揭穿。

在张超群文中,Oscar Garschagen造假的手段在新闻界都并不罕见。因为采访难度甚至仅仅惰性,就编造被采访人,或者信息源属实,但编造这些人的故事和表态。另外还有一种造假方式更隐蔽,就是出于行文逻辑和价值观的需要,剪裁、扭曲和编造信息,以编辑的要求和读者的偏好,所谓“为文造情”。

这些造假手段还有抄袭等恶习,不但外媒记者(尤其一些小外媒)会用,国内记者有这些毛病的也不少。对刚入行不久,经验不够纯属的新记者,或者是进入职业倦怠期的老记者都会犯。如果风险评估太低,这些恶习几乎成为巨大的诱惑。我最感痛惜的,是《纽约时报》前知名记者瑞克·布鲁格,他的自传《南方纪事》,我愿意推荐给每一个有志于写作的人。但是他离开《纽约时报》,居然是因为抄袭。

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上海分社常驻记者被爆长期编造假新闻,你怎么看?

媒体记者造假,对它的读者和单位来说,都是巨大的悲剧。这意味着这家媒体以后的每一个字,都不再具备印刷品的权威和可信度。任何百年大报,都经不起这样的打击。所以,兄弟姐妹们,如果你们还在媒体,请珍视手中的纸和笔,它们不仅仅属于你和单位,更属于这个世界。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shxzs/8535.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