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集

01京祺的江湖

施成宇无声的笑容,于徐小晚来说,如同一个恶魔。犹记得她和施成宇的第一次见面,她莽撞跑回施家,薛玉凤万般阻挠。施成宇手握酒杯出现在旋转楼梯之上,为她解围,替她说情。他给了她一个体贴温柔的初印象,可慢慢的接触,一次次的靠近,最后才发现,原来这个沉稳理智的施成宇,是个杀红了眼的恶魔。可那份“恶”,又算不上彻底的“恶”,因为他手刃的每一个人,都罪该万死。眼前,施成宇渐渐恢复了情绪,徐小晚冷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身后的房门外,不时传来施若欣的悲鸣声,倒是和施成宇的笑容,对比鲜明。“我很厉害,是不是?”施成宇的眸眼里闪着光,企图从徐小晚这里得到夸奖。徐小晚漠然向后退了一步,她彻底明白,薛玉凤的消失,亦是施成宇的杰作。施成宇沉浸在自己的胜利之中,他不禁想要庆祝一番,转身朝着酒柜走去,说道:“要开一瓶好酒庆祝。”徐小晚站在原地,低声开口,“你做了什么?”施成宇一边在酒柜里寻酒,一边准备高脚杯,动作麻利一气呵成。他分别在两个杯子里倒酒,持着酒杯,走到徐小晚面前,神情享受,“你猜不到吗?我最擅长的是什么?从我第一次给她打医美针的时候,就注定了今天的结果。这世上的化学成分那么多种,小小的剂量可以让你变美变健康,可一旦超过了安全边际,仅仅是多出那么一毫升,都会让你步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徐小晚说道:“所以,是你杀了她,那袋血也是你抽的,你在针管里动了手脚,你掐算好了时间,是吗?”施成宇忍俊不禁,“你哥哥我怎么可能那么神通广大?只是意外得知她今日要上山,还是那地势陡峭的南山,所以偷偷给她加了剂量,让她神志不清,让她手脚僵硬,让她丧失呼救还生的能力,然后在这个时候……”施成宇朝着徐小晚缓缓靠近,将酒杯递到徐小晚的手中,杯子和杯子轻轻碰撞,清脆声响过后,他继续陶醉在自己的杀人手法之中,“然后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只手,轻轻一推……”施成宇眉眼温柔的看着徐小晚,嘴唇轻轻一抿,又一开,“砰的一声,她就消失了。”听闻了整个谋杀过程,徐小晚极力佯装镇静,“是谁推了她?现场没有任何人看到她是被推下去的,是你收买的人吗?你收买了她身边的人?”施成宇微微一笑,“你知道鑫鑫托儿所的背后,是个多庞大的产业链?如果只是一家单纯的托儿所,薛玉凤那种无利不往的人,怎么会去碰?想要独吞这份资产的人,比你更希望她去死。至于是谁推她下了山崖,你根本无需知晓,当然这背后的肮脏,也与我们无关。她消失了,这个世界就清净了。”徐小晚努力回想,案发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黑压压的人头全部聚集在山崖边缘,少说二十几人,他们忙着撕扯打架,完全没有人留意到,薛玉凤是怎么掉下去的。在那个关键时刻,被施成宇收买的人,只要轻轻一撞或是一推,已经虚弱乏力毫无反手能力的薛玉凤,便会堕入深渊。没有人会相信,杀人凶手会在二十多双眼睛的监视下行凶,所以他们先入为主的认为,在那样突发且糟乱的状况下,没人会为了杀人而杀人。薛玉凤掉落山崖的那一瞬,是在场所有人意识和视觉的盲区,天时地利人和,注定了薛玉凤必死无疑。

02京祺的江湖

关于妹妹跑我房间和我睡的信息

施成宇安然享受的喝掉杯中酒,他懒散的躺在床中央,目光望着棚顶的吊灯,喃喃道:“念恩,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是不是?”徐小晚双脚麻木的定在原地,她徘徊在善与恶的分界线,前与后,都不是她想去的方向。施成宇从床上坐起身,冲着她伸出手,“交给我吧,放在你身上太危险。”她知道,施成宇说的是她藏在包里的血袋。她下意识将包包向身后挪了挪,施成宇站到她面前,伸手便从她的包里将血袋抽出。“我早就猜到,是你拿走了它,那个算命师傅是你的人,我都知道。”徐小晚没有拒绝,更没有争抢,就在施成宇从她身上顺利拿走血袋的那一瞬,她短暂的站到了施成宇这边。她不停地告诉自己,薛玉凤本就是个身负罪孽之人,如今她所在的这具身躯,更是沾染过人命,她和施成宇是紧紧捆绑在一起的,若是她不交出这袋血,等待她的,亦可能是地狱。整整一夜,徐小晚睡了醒,醒了又睡,半夜时分,施若欣来敲她的门。门开一刻,施若欣满眼红血丝,披头散发,目光凶戾。施若欣上手掐着徐小晚的脖颈,怒气未消。徐小晚没有任由她胡闹,一杯凉水泼在施若欣的脸上,强迫她清醒。二人站在房间门口,施若欣眼含泪光,声音阴狠,“你凭什么活着?你也应该掉下山崖才是!这个家最该死的就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妈!就是你害死了我妈!因为我妈取代了你母亲的位置!因为你在这个家里不受待见,因为你窝囊无能!因为你愚蠢无知!所以你起了杀心,以为杀了我母亲,你就可以在这个家里立足,你做梦!施念恩你做梦!”徐小晚一言未发,默默看着施若欣发疯,眼前的施若欣,明显一副神经错乱的模样。家嫂闻声把施若欣带走,徐小晚关了门,坐在地板上,靠着房门,望着窗口的夜光。手边,电话连续几下震动,她看了眼屏幕,是严堔发来的信息和照片。照片里,是施念恩女儿熟睡的模样。严堔说道:“她很乖,我已经这样陪了她几个小时,看不够,陪不够。我在想,等她长大以后,会不会像你一样温柔可爱。”徐小晚不知应该回复些什么,她起身拿起施成宇送给她的红酒,一杯接一杯,强制性让自己醉酒入睡。酒水上头,她晕晕乎乎的靠在床头,思索着何去何从。缓缓闭眼入梦,她只觉天旋地转,没了意识。终于,她再一次,在睡梦中遇见了施念恩。依旧是那条长长的白色梦境长廊,她一路朝前走,寻着施念恩的身影。隐隐间,拨开云雾,她看到伫立在身前的施念恩,就在不远处。她停下脚,一动不动的看着远处的施念恩。这一次,她没了强烈的表达欲,自从她知晓,施念恩欺骗说谎以后,她对施念恩便不再相信。眼前,施念恩朝她走来,一模一样的两张面孔互相对立,施念恩先开了口,“我等了你好久,你明明已经知道,如何才能在梦境中见到我,可你一直没有出现。”徐小晚冷冷一笑,“见你?有意义吗?继续被你欺骗,还是继续被你利用?我像个工具人一样,被你这个杀人凶手摆布。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施念恩眸光一闪,原本还温存的目光,开始凛冽。“你都知道了。”

03京祺的江湖

关于妹妹跑我房间和我睡的信息

徐小晚的目光寻去了别处,不远处的白色云雾之中,隐隐透着几分色彩,和上一次的梦境一样,不再是单纯的白,而是充满了生机。施念恩见她不说话,继续道:“我是欺骗了你,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我杀了赵江陵,杀了他以后,我也很后悔,可我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况且,他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他该死!他罪该万死!是他们先伤害了我,是他们让我的人生走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如果非要纠出个对错,我没错,错的是他们。”徐小晚开了口,“是,最开始错的是他们!他们该死!他们毁了你人生!可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你在我面前,把自己塑造成最无辜的那一个,利用我帮你演戏,帮你掩藏真相。如果你一开始就把真相告诉我,或许我还可以理解你,帮你想办法!可现在呢?因为我的不知情,因为我被蒙在鼓里,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无法挽回的方向发展!”徐小晚竭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却仍旧克制不住,“你知道施成宇为了你,做到了什么地步?他杀死了梁子成,杀死了薛玉凤,下一个死的,就是徐东,甚至更多人!如果你当初和我讲了实话,我起码可以帮你阻拦施成宇!他为了你,把自己的人生全都搭进去了!他杀人杀红了眼,全都是为了你!”话落一瞬,整个雾茫茫的梦境空间,寂静无声。不远处的彩色云雾,此刻变得灰暗阴沉。施念恩说不出话,本还笃定的目光,此刻没了底气。徐小晚说道:“你还有什么事在瞒着我?如果你不想你的人生就此毁掉,麻烦你把所有的秘密,都说清楚。”晃瞬,施念恩泪眼朦胧,她脆弱无助,不再坚定。“我最开始欺骗你,是因为怕你知道我杀了赵江陵的真相以后,你会慌张不安。我是担心你在警察面前心虚,才和你说了谎。我没有想到后来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不希望施成宇出事……”施念恩握住徐小晚的手,“小晚,求求你,你不能背叛成宇,他是我唯一能相信的人,他是唯一对我无条件付出的人。我和他一起长大,我不能失去他……让他收手吧,别再继续下去了,再错下去,谁都活不成了……”徐小晚已经无法相信,施念恩所言,到底是真心为了施成宇,还是为了不牵连她自己。真真假假的对话和眼泪,徐小晚已经分辨不清了。徐小晚推开施念恩的手,施念恩语调急促,“对了,严堔怎么样了?他离婚了没有?你有没有帮我……”徐小晚只觉厌恶,“你的女儿找到了,现在在严堔那里,他想为了你离婚,但我做不到,我也不会那样做。”施念恩的情绪忽然失了控,“不!你要让他离婚!你要让他留在我身边!小晚,让我回到我自己的身体里吧,你快些找出回到2020世界的方法,当你离开的一刻,一切都会复原的。”徐小晚无奈道,“我要如何回去?你知道办法吗?我也想回去,可我根本找不到方法。”施念恩同样毫无头绪,“我也不知道你如何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我只知道,当你自己离开这个身体之时,我才能掌控我自己的身躯。你一日不走,我便要永远被压抑在这小盒子里,到了一定期限之后,你的灵魂会和我的身体合二为一,而我的灵魂,会永远消失。”施念恩恳求着,“小晚,之前欺骗你是我不对,可我不能失去严堔,不能失去施成宇。算我求你,在你离开这个身体之前,你按我说的去做,求你了……”梦境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徐小晚惊醒,枕边的手机震动个不停,她一阵头痛,电话是胖婶打来的。电话接通,胖婶一阵兴奋,“念恩,我刚刚算了一卦,又让我师傅给看了一下,卦象上看,薛玉凤没有死,方位是正南。”

· 第74集完 ·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zsbk/7516.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