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哥事件怎么结束的??

电影《大话西游》中,唐僧的啰唆曾让孙悟空“痛不欲生”,甚至想要对师傅动粗。日前,这一类似的一幕在苏州一辆公交车上发生了。10月24日下午,苏州一辆142公交车上,一男子吃瓜子并将壳乱扔,一穿西装小伙劝其不要乱扔东西发生冲突。吃瓜子男子一直跟劝阻小伙纠缠,并不停地重复说“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絮絮叨叨最终激怒了小伙,将其一顿暴揍。从警方了解到,双方在派出所达成了和解。

“诺贝尔哥“这个事件怎么看待?

一个民科的猜想,被一群非专业的“专家”在一档娱乐节目奚落,只能说,都没有专业严谨的工作态度,不过一个娱乐节目,也不需要严谨。

章鱼哥保罗事件是怎么回事

章鱼“保罗”,全名保罗•爱伦,2008年出生于英国的多塞特,持英国护照。现生活于德国的奥博豪森海洋馆,世界著名先知,伟大的动物预言家,最爱食物为贻贝。保罗在南非世界杯上已经“成功预测”了德国胜澳大利亚、加纳,输给塞尔维亚的小组赛赛果,和在世界杯1/4决赛中,德国队将击败阿根廷队。7月3日晚上,德国对阵阿根廷,最后的确以4:0战胜了阿根廷队进入四强。紧接着又成功预测德国对战西班牙0:1告负。然后又预测成功德国3:2击败乌拉圭最后又成功预测了西班牙1:0战胜荷兰夺得世界杯冠军!本届南非世界杯预测率100%,8场全中!<br/>他预测的欧洲杯的赛事,命中率也有8成,加上本届世界杯的预测,保罗预测的准确率已经上升到了92.85%。

亚哥闹鬼事件怎么整的

是坏人在捣乱。

哥伦拜恩校园事件是什么?

1999年4月20日星期二上午11:00,埃里克·哈里斯和迪伦·克莱伯德各自驾车前往哥伦拜恩高级中学。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分别将车停在不属于他们的停车场车位上,借由那两个位置两人能彻底掌握一楼自助餐厅的动向,并能各自掌握学校的两个主要出口。在抵达学校后不久,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在距离学校半英里的地方设置了一个小型燃烧弹,炸弹被定时在上午11:14分引爆,计划以此处的爆炸来转移紧急人员的注意力。炸弹确实引爆且引起了小规模火灾,并在稍后被消防人员扑灭。两人接着进入校园,在第一批次的午餐开始之前抵达自助餐厅,放置了两个装有20磅(9公斤)丙烷炸弹的行李袋,由于午餐尚未开始而没有被监视器拍摄到。不过在监视器开始拍摄后,行李袋在镜头上清楚可见。炸弹有足够的爆炸威力以摧毁整个自助餐厅,并能让图书馆塌陷。安置炸弹后两人回到车上埋伏,准备在炸弹爆炸后向所有惊慌逃出学校大门的人开火。在他们回到车上的途中,哈里斯在停车场遇上了布鲁克斯·布朗,当时哈里斯刚与布朗重修友谊,不知情的布朗追上哈里斯并责怪他错过了学校的考试,哈里斯则回复他道:“嗯,布朗,我蛮喜欢你的,我蛮喜欢你的。现在回家吧,赶快离开这里。”接着继续走回停车场。几分钟后,离开教室前往餐厅的学生们看到布鲁克斯·布朗正走在离开学校的马路上。同时,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已经回到车上并武装自身,准备炸弹的引爆。在枪手们进入图书馆后,哈里斯首先射击管理柜台旁的展示柜,使得躲在展示柜后的伊凡·陶德被桌子爆裂时的碎片刺伤。哈里斯接着大喊命令所有人“站起来!”,声音之大连9-1-1里的录音都能听到(在11:29:18)。躲在图书馆子房间里的学生和员工还称他们听到枪手说“戴着白帽或棒球帽的人,都站起来!”和“所有运动员站起来!我们会抓到那些戴着白帽子的人!”(在哥伦拜恩中学的习惯里,运动队伍的成员都会戴着白帽子)。但没有任何人站起来,接着有人听到枪手说:“很好,那我会开始射人了!”两人接着走向图书馆另一头的两排电脑,伊凡·陶德趁着这时躲进管理柜台下。凯尔·维拉斯贵玆正坐在北边一排电脑的其中一台;他没有趴在电脑桌下,克莱伯德首先对他开火,击中他的头部和背部,杀害了他。接着两人将他们装满弹药的行李袋放在南边一排电脑桌上,并开始重新装填弹药。接下来他们走向窗户,正对着外面他们不久前才经过的西边楼梯间。他们注意到外面的警方正在疏散学生,于是透过窗户对警方开火;警方也开火反击,但都没有击中对方。几秒钟后,克莱伯德离开窗户旁,以散弹枪朝旁边的桌子射击,击伤了派翠克·爱尔兰、丹尼尔·史蒂普林顿和马凯·霍尔,接着他脱下了军用外衣。哈里斯拿起他的散弹枪并走向南边一排的电脑桌,也没检查桌下是否有人,直接将他的枪扔在桌下。接着他射杀了躲在桌下的史蒂文·克诺,并射击旁边的电脑桌,击伤卡西·鲁塞格。哈里斯接下来走向电脑桌南方的桌子,与他相识的一名女同学凯西·伯娜正躲在那里。依据官方的调查报告,哈里斯揪住伯娜,打了她两个巴掌,还说道:“玩躲猫猫啊?”,接着便以散弹枪直接射击她的头部,由于距离实在太近,散弹的碎片还反弹击伤了哈里斯的鼻子。但另一个被许多人(尤其是基督徒)广为宣传的版本是:两名枪手其中一人问她“你相信上帝吗?”,伯娜回答“我相信。”于是便被杀害了。官方的调查则认为这段对话是由另一名生还的学生瓦琳·施努尔所说的。三名目击伯娜被枪杀的学生,包括和伯娜一同躲在桌下的学生,也证实这段对话并没有发生过[16]。不过,其他在图书馆里的一些人则证实这段对话的存在,虽然当中都没有人亲眼目睹到。他们听到的对话或许正是后来克莱伯德与瓦琳·施努尔的对话,而被媒体误解为是伯娜所说的。这段对话引起了许多关于官方调查准确性的争议。哈里斯转向另一个桌子,布丽·帕斯奎莱正趴在桌子旁(因为桌子下空间过小,她没有办法躲进去),哈里斯问她是否想死,帕斯奎莱则恳求哈里斯饶她一命。目击者指称这时哈里斯似乎显得意识不清,或许是因为刚才鼻子的创伤,目击者还指称哈里斯的鼻子不断地流血。在哈里斯辱骂帕斯奎莱的同时,派翠克·爱尔兰开始对他身边两名受伤学生的其中一名施行急救,克莱伯德瞧见后便对他射击,两发子弹击中他的头部、一发子弹击中足部,击中足部的子弹力道还打飞了他的鞋子。爱尔兰被击中后便昏迷不醒,但后来仍活了下来。克莱伯德继续走向另一个桌子,发现了躲藏在桌下的艾赛亚·休尔斯、马修·盖杰特和克雷格·史考特(三人都是在学校里相当受欢迎的运动员,克雷格·史考特是第一名遇难者瑞吉儿·史考特的弟弟)。他试着将艾赛亚·休尔斯拉起来,但没有成功。于是他向哈里斯呼喊,哈里斯听到后便离开了布丽·帕斯奎莱前来与他会合,两人一起辱骂了休尔斯几秒钟;目击者称克莱伯德还以有关种族的意见辱骂休尔斯。哈里斯接着跪下来在近距离射击休尔斯的胸部,杀害了他。克莱伯德也跪下来开火,杀害了马修·盖杰特。克雷格·史考特迅速倒在其他两人的血泊中装死,而得以毫发无伤逃过一劫。哈里斯接着转向朝爱尔兰、史蒂普林顿和霍尔的桌子扔了一枚二氧化碳炸弹,霍尔又将炸弹扔至更南边的地方(与枪手相反的方向),炸弹在那里爆炸。接下来哈里斯走到了位于图书馆靠近窗户的书桌区域与中央的书桌区域之间的一排书架,他跳了上去并不断地摇晃书架,并对着两排书架间的空隙射击(但无法确定他在射击什么,因为没有人能目击到)。这时克莱伯德走回到入口区域管理柜台的前方,射击入口旁的展示柜,哈里斯也走回那里与他会合。克莱伯德射击了展示柜一会儿后,转而射击旁边的一张桌子,击伤了马可·金特珍。接着他走到靠近东边墙壁的一张桌子(他的左手边),以一发子弹同时击伤丽莎·克罗兹和瓦琳·施努尔。然后他又走近桌子射击了好几次,杀害了劳伦·汤森。同时哈里斯走到了更南边的一张桌子(也是在靠近东边墙壁的书桌区域),两名女生正躲在那里,哈里斯弯下腰来看着她们,啐了一句:“可怜。”两枪手接着走到另一张无人的桌子开始重新装填弹药。这时受伤严重的瓦琳·施努尔忍不住开始哭泣道:“噢,上帝快来救我啊!”克莱伯德听见了便走向她,问她是否相信上帝,她紧张得语无伦次,一下子说相信一下子又说不相信,努力想做出适当的答案。最后克莱伯德问她为什么这样回答;她回复说因为那是她家人的信仰,接着克莱伯德嘲笑她一番后叫她滚开。这段对话后来牵扯上凯西·伯娜的对话争议,一些人认为那些宣称听到伯娜对话的人可能只是听到了施努尔·克莱伯德间的对话,因为两人相似的音调与长相而误会为伯娜所说的。接着哈里斯走到最南边的一张桌子,朝桌子下射击了两次,击伤妮可·诺伦和约翰·汤姆林。当受伤的汤姆林试着爬出来时,克莱伯德走过来用脚踹他,哈里斯嘲笑他竟然想要逃跑,然后克莱伯德连续向他射击数次,杀害了他。接下来哈里斯走回劳伦·汤森倒下的那张桌子,绕到靠墙壁的一边,凯利·富兰明正趴在那里,哈里斯以步枪朝她射击,击中她的背部,立刻杀害了她。然后他继续朝桌子射击,再次击中劳伦·汤森和丽莎·克罗兹,并击中珍娜·帕克(法医验尸报告指出汤森在之前第一次射击时就死亡了)。上午11:37,枪手们来到图书馆的中央区域,哈里斯走回西北边的电脑桌区域取回装置了额外弹药的蓝色背包,然后两人在中央的一张桌子重新装填弹药。这时克莱伯德注意到一名学生躲在旁边,命令他说出自己身份。这名学生是约翰·萨维奇,他是与克莱伯德相识的同学。萨维奇问克莱伯德他们在做什么,克莱伯德回答道:“噢,只是杀杀人而已。”萨维奇又问他们是否会杀掉他,克莱伯德犹豫了一番后,叫他离开图书馆。于是萨维奇迅速地逃走,经过主要的入口安全逃离图书馆。在萨维奇离开后,哈里斯向北边的一张桌子射击,在近距离击中丹尼尔·毛瑟的脸部,杀害了他。两名枪手接着一起走向南边,随意地向另一个桌子射击,重伤珍妮佛·道尔和奥斯丁·尤班克斯,杀害了寇里·狄保特。狄保特成为整场屠杀中最后一名遇难者。这时,几个人听到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开始抱怨射人不再让他们感觉兴奋了,还有人听到哈里斯说:“或许我们应该改用刀子捅他们,这可能会更有趣啊。”两名枪手接着离开书桌区域,走向图书馆北边的管理柜台。哈里斯朝西南方的书桌区域扔掷了一个莫诺托夫鸡尾酒,但没有爆炸。接着哈里斯从东边、克莱伯德则从西边绕至管理柜台的后方集合,也就是伊凡·陶德躲藏的地方。两人开始嘲笑伊凡·陶德,并讨论要不要杀掉他,但最后两人走开了。接着克莱伯德朝旁边的图书馆工作人员休息室射击,打爆了一个小型电视。哈里斯拿起一把椅子摔在管理柜台的电脑上,也就是帕提·尼尔森躲藏处的正上方。两人在上午11:42离开图书馆,结束了这场血腥的屠杀。两名枪手离开图书馆之后,10名受伤和34名未受伤的学生立刻经由北边房间的通道逃离,外面便是不久前枪击开始的西边大门人行道。昏迷的派翠克·爱尔兰和丽莎·克罗兹仍然留在建筑物里。帕提·尼尔森跑进管理柜台后方的工作人员休息室,也就是刚才克莱伯德射击的子房间,与躲在里面的布莱恩·安德森和其他三名图书馆工作人员一起将门锁上,一直到3:30才被特警队救出。离开了图书馆后,两人走到科学教室区域,朝一个空的贮藏柜扔掷了一枚小型燃烧炸弹。炸弹爆炸时,他们跑开了,一名躲在旁边房间里的教师出来扑灭火势。接着他们前往南方走廊,途中还停下来射击一间在大厅尽头无人的科学教室(SCI-8)。接下来他们走下楼梯进入自助餐厅,在那里他们被监视器首次拍摄到,录像带中显示哈里斯试图引爆之前没有爆炸的丙烷炸弹,但也没有成功;他还拿起一罐逃离学生留在餐桌上的饮料啜饮。接着他们又投掷了一枚莫诺托夫鸡尾酒,但也没有爆炸。两人于是准备离开餐厅,当他们走向上楼的阶梯时,汽油弹引爆了(爆炸画面也被监视器拍下)造成一场小火灾,但很快便被灭火洒水器自动扑灭了;他们在上午11:50离开自助餐厅。再次回到二楼后,他们沿着北方走廊和南方走廊随意走动,沿路漫无目标地随意射击。他们穿越了南方走廊,走过社会课程教室区域,走进主要办公室逛了一会儿,接着又回到北方走廊。有几次他们还通过小窗户察看教室里头躲藏的学生,但都没有再进入教室。离开主要办公室后,他们经过了一间浴室的门口,嘲笑里面的学生道:“我们知道你们躲在里面喔!”和“我们来杀掉里面所有人吧!”但并没有真的进入浴室。上午11:55,两人回到一楼的自助餐厅,进入旁边的厨房一会儿,很快又回到阶梯走上楼,并在上午11:58进入南方走廊。下午12:02至12:05之间的某段时间里,两名枪手再次进入图书馆,但除了昏迷的派翠克·爱尔兰和丽莎·克罗兹(她躺着装死)以外,所有活着的学生都逃跑了。他们离开自助餐厅和重新进入图书馆的详细时间并不清楚。一进入图书馆,他们试着透过窗户射击外头的警方人员,但都没有击中。接着他们走到靠窗的书桌区域最南边的一张桌子旁,也就是马修·盖杰特和艾赛亚·休尔斯陈尸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双双举枪自尽,坚定地自杀了。下午2:38,派翠克·爱尔兰恢复了意识并爬向窗户,试着从窗户逃离。他后来被特警队成员从窗户拉出,这个画面成为电视上出名的镜头。丽莎·克罗兹一直负伤躺在原地装死,直到警方在下午3:25进入图书馆,将她和帕提·尼尔森、布莱恩·安德森和其他三名图书馆员工一起救出。到了中午,特种警察部队开始部署于学校外,大量救护车将伤者们送至地方的医院。同时,学生和职员的的家属们被安排在邻近的黎雾小学(LeawoodElementarySchool)集合等待消息。

哥伦拜恩校园事件是什么?

1999年4月20日星期二上午11:00,埃里克·哈里斯和迪伦·克莱伯德各自驾车前往哥伦拜恩高级中学。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分别将车停在不属于他们的停车场车位上,借由那两个位置两人能彻底掌握一楼自助餐厅的动向,并能各自掌握学校的两个主要出口。在抵达学校后不久,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在距离学校半英里的地方设置了一个小型燃烧弹,炸弹被定时在上午11:14分引爆,计划以此处的爆炸来转移紧急人员的注意力。炸弹确实引爆且引起了小规模火灾,并在稍后被消防人员扑灭。两人接着进入校园,在第一批次的午餐开始之前抵达自助餐厅,放置了两个装有20磅(9公斤)丙烷炸弹的行李袋,由于午餐尚未开始而没有被监视器拍摄到。不过在监视器开始拍摄后,行李袋在镜头上清楚可见。炸弹有足够的爆炸威力以摧毁整个自助餐厅,并能让图书馆塌陷。安置炸弹后两人回到车上埋伏,准备在炸弹爆炸后向所有惊慌逃出学校大门的人开火。在他们回到车上的途中,哈里斯在停车场遇上了布鲁克斯·布朗,当时哈里斯刚与布朗重修友谊,不知情的布朗追上哈里斯并责怪他错过了学校的考试,哈里斯则回复他道:“嗯,布朗,我蛮喜欢你的,我蛮喜欢你的。现在回家吧,赶快离开这里。”接着继续走回停车场。几分钟后,离开教室前往餐厅的学生们看到布鲁克斯·布朗正走在离开学校的马路上。同时,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已经回到车上并武装自身,准备炸弹的引爆。在枪手们进入图书馆后,哈里斯首先射击管理柜台旁的展示柜,使得躲在展示柜后的伊凡·陶德被桌子爆裂时的碎片刺伤。哈里斯接着大喊命令所有人“站起来!”,声音之大连9-1-1里的录音都能听到(在11:29:18)。躲在图书馆子房间里的学生和员工还称他们听到枪手说“戴着白帽或棒球帽的人,都站起来!”和“所有运动员站起来!我们会抓到那些戴着白帽子的人!”(在哥伦拜恩中学的习惯里,运动队伍的成员都会戴着白帽子)。但没有任何人站起来,接着有人听到枪手说:“很好,那我会开始射人了!”两人接着走向图书馆另一头的两排电脑,伊凡·陶德趁着这时躲进管理柜台下。凯尔·维拉斯贵玆正坐在北边一排电脑的其中一台;他没有趴在电脑桌下,克莱伯德首先对他开火,击中他的头部和背部,杀害了他。接着两人将他们装满弹药的行李袋放在南边一排电脑桌上,并开始重新装填弹药。接下来他们走向窗户,正对着外面他们不久前才经过的西边楼梯间。他们注意到外面的警方正在疏散学生,于是透过窗户对警方开火;警方也开火反击,但都没有击中对方。几秒钟后,克莱伯德离开窗户旁,以散弹枪朝旁边的桌子射击,击伤了派翠克·爱尔兰、丹尼尔·史蒂普林顿和马凯·霍尔,接着他脱下了军用外衣。哈里斯拿起他的散弹枪并走向南边一排的电脑桌,也没检查桌下是否有人,直接将他的枪扔在桌下。接着他射杀了躲在桌下的史蒂文·克诺,并射击旁边的电脑桌,击伤卡西·鲁塞格。哈里斯接下来走向电脑桌南方的桌子,与他相识的一名女同学凯西·伯娜正躲在那里。依据官方的调查报告,哈里斯揪住伯娜,打了她两个巴掌,还说道:“玩躲猫猫啊?”,接着便以散弹枪直接射击她的头部,由于距离实在太近,散弹的碎片还反弹击伤了哈里斯的鼻子。但另一个被许多人(尤其是基督徒)广为宣传的版本是:两名枪手其中一人问她“你相信上帝吗?”,伯娜回答“我相信。”于是便被杀害了。官方的调查则认为这段对话是由另一名生还的学生瓦琳·施努尔所说的。三名目击伯娜被枪杀的学生,包括和伯娜一同躲在桌下的学生,也证实这段对话并没有发生过[16]。不过,其他在图书馆里的一些人则证实这段对话的存在,虽然当中都没有人亲眼目睹到。他们听到的对话或许正是后来克莱伯德与瓦琳·施努尔的对话,而被媒体误解为是伯娜所说的。这段对话引起了许多关于官方调查准确性的争议。哈里斯转向另一个桌子,布丽·帕斯奎莱正趴在桌子旁(因为桌子下空间过小,她没有办法躲进去),哈里斯问她是否想死,帕斯奎莱则恳求哈里斯饶她一命。目击者指称这时哈里斯似乎显得意识不清,或许是因为刚才鼻子的创伤,目击者还指称哈里斯的鼻子不断地流血。在哈里斯辱骂帕斯奎莱的同时,派翠克·爱尔兰开始对他身边两名受伤学生的其中一名施行急救,克莱伯德瞧见后便对他射击,两发子弹击中他的头部、一发子弹击中足部,击中足部的子弹力道还打飞了他的鞋子。爱尔兰被击中后便昏迷不醒,但后来仍活了下来。克莱伯德继续走向另一个桌子,发现了躲藏在桌下的艾赛亚·休尔斯、马修·盖杰特和克雷格·史考特(三人都是在学校里相当受欢迎的运动员,克雷格·史考特是第一名遇难者瑞吉儿·史考特的弟弟)。他试着将艾赛亚·休尔斯拉起来,但没有成功。于是他向哈里斯呼喊,哈里斯听到后便离开了布丽·帕斯奎莱前来与他会合,两人一起辱骂了休尔斯几秒钟;目击者称克莱伯德还以有关种族的意见辱骂休尔斯。哈里斯接着跪下来在近距离射击休尔斯的胸部,杀害了他。克莱伯德也跪下来开火,杀害了马修·盖杰特。克雷格·史考特迅速倒在其他两人的血泊中装死,而得以毫发无伤逃过一劫。哈里斯接着转向朝爱尔兰、史蒂普林顿和霍尔的桌子扔了一枚二氧化碳炸弹,霍尔又将炸弹扔至更南边的地方(与枪手相反的方向),炸弹在那里爆炸。接下来哈里斯走到了位于图书馆靠近窗户的书桌区域与中央的书桌区域之间的一排书架,他跳了上去并不断地摇晃书架,并对着两排书架间的空隙射击(但无法确定他在射击什么,因为没有人能目击到)。这时克莱伯德走回到入口区域管理柜台的前方,射击入口旁的展示柜,哈里斯也走回那里与他会合。克莱伯德射击了展示柜一会儿后,转而射击旁边的一张桌子,击伤了马可·金特珍。接着他走到靠近东边墙壁的一张桌子(他的左手边),以一发子弹同时击伤丽莎·克罗兹和瓦琳·施努尔。然后他又走近桌子射击了好几次,杀害了劳伦·汤森。同时哈里斯走到了更南边的一张桌子(也是在靠近东边墙壁的书桌区域),两名女生正躲在那里,哈里斯弯下腰来看着她们,啐了一句:“可怜。”两枪手接着走到另一张无人的桌子开始重新装填弹药。这时受伤严重的瓦琳·施努尔忍不住开始哭泣道:“噢,上帝快来救我啊!”克莱伯德听见了便走向她,问她是否相信上帝,她紧张得语无伦次,一下子说相信一下子又说不相信,努力想做出适当的答案。最后克莱伯德问她为什么这样回答;她回复说因为那是她家人的信仰,接着克莱伯德嘲笑她一番后叫她滚开。这段对话后来牵扯上凯西·伯娜的对话争议,一些人认为那些宣称听到伯娜对话的人可能只是听到了施努尔·克莱伯德间的对话,因为两人相似的音调与长相而误会为伯娜所说的。接着哈里斯走到最南边的一张桌子,朝桌子下射击了两次,击伤妮可·诺伦和约翰·汤姆林。当受伤的汤姆林试着爬出来时,克莱伯德走过来用脚踹他,哈里斯嘲笑他竟然想要逃跑,然后克莱伯德连续向他射击数次,杀害了他。接下来哈里斯走回劳伦·汤森倒下的那张桌子,绕到靠墙壁的一边,凯利·富兰明正趴在那里,哈里斯以步枪朝她射击,击中她的背部,立刻杀害了她。然后他继续朝桌子射击,再次击中劳伦·汤森和丽莎·克罗兹,并击中珍娜·帕克(法医验尸报告指出汤森在之前第一次射击时就死亡了)。上午11:37,枪手们来到图书馆的中央区域,哈里斯走回西北边的电脑桌区域取回装置了额外弹药的蓝色背包,然后两人在中央的一张桌子重新装填弹药。这时克莱伯德注意到一名学生躲在旁边,命令他说出自己身份。这名学生是约翰·萨维奇,他是与克莱伯德相识的同学。萨维奇问克莱伯德他们在做什么,克莱伯德回答道:“噢,只是杀杀人而已。”萨维奇又问他们是否会杀掉他,克莱伯德犹豫了一番后,叫他离开图书馆。于是萨维奇迅速地逃走,经过主要的入口安全逃离图书馆。在萨维奇离开后,哈里斯向北边的一张桌子射击,在近距离击中丹尼尔·毛瑟的脸部,杀害了他。两名枪手接着一起走向南边,随意地向另一个桌子射击,重伤珍妮佛·道尔和奥斯丁·尤班克斯,杀害了寇里·狄保特。狄保特成为整场屠杀中最后一名遇难者。这时,几个人听到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开始抱怨射人不再让他们感觉兴奋了,还有人听到哈里斯说:“或许我们应该改用刀子捅他们,这可能会更有趣啊。”两名枪手接着离开书桌区域,走向图书馆北边的管理柜台。哈里斯朝西南方的书桌区域扔掷了一个莫诺托夫鸡尾酒,但没有爆炸。接着哈里斯从东边、克莱伯德则从西边绕至管理柜台的后方集合,也就是伊凡·陶德躲藏的地方。两人开始嘲笑伊凡·陶德,并讨论要不要杀掉他,但最后两人走开了。接着克莱伯德朝旁边的图书馆工作人员休息室射击,打爆了一个小型电视。哈里斯拿起一把椅子摔在管理柜台的电脑上,也就是帕提·尼尔森躲藏处的正上方。两人在上午11:42离开图书馆,结束了这场血腥的屠杀。两名枪手离开图书馆之后,10名受伤和34名未受伤的学生立刻经由北边房间的通道逃离,外面便是不久前枪击开始的西边大门人行道。昏迷的派翠克·爱尔兰和丽莎·克罗兹仍然留在建筑物里。帕提·尼尔森跑进管理柜台后方的工作人员休息室,也就是刚才克莱伯德射击的子房间,与躲在里面的布莱恩·安德森和其他三名图书馆工作人员一起将门锁上,一直到3:30才被特警队救出。离开了图书馆后,两人走到科学教室区域,朝一个空的贮藏柜扔掷了一枚小型燃烧炸弹。炸弹爆炸时,他们跑开了,一名躲在旁边房间里的教师出来扑灭火势。接着他们前往南方走廊,途中还停下来射击一间在大厅尽头无人的科学教室(SCI-8)。接下来他们走下楼梯进入自助餐厅,在那里他们被监视器首次拍摄到,录像带中显示哈里斯试图引爆之前没有爆炸的丙烷炸弹,但也没有成功;他还拿起一罐逃离学生留在餐桌上的饮料啜饮。接着他们又投掷了一枚莫诺托夫鸡尾酒,但也没有爆炸。两人于是准备离开餐厅,当他们走向上楼的阶梯时,汽油弹引爆了(爆炸画面也被监视器拍下)造成一场小火灾,但很快便被灭火洒水器自动扑灭了;他们在上午11:50离开自助餐厅。再次回到二楼后,他们沿着北方走廊和南方走廊随意走动,沿路漫无目标地随意射击。他们穿越了南方走廊,走过社会课程教室区域,走进主要办公室逛了一会儿,接着又回到北方走廊。有几次他们还通过小窗户察看教室里头躲藏的学生,但都没有再进入教室。离开主要办公室后,他们经过了一间浴室的门口,嘲笑里面的学生道:“我们知道你们躲在里面喔!”和“我们来杀掉里面所有人吧!”但并没有真的进入浴室。上午11:55,两人回到一楼的自助餐厅,进入旁边的厨房一会儿,很快又回到阶梯走上楼,并在上午11:58进入南方走廊。下午12:02至12:05之间的某段时间里,两名枪手再次进入图书馆,但除了昏迷的派翠克·爱尔兰和丽莎·克罗兹(她躺着装死)以外,所有活着的学生都逃跑了。他们离开自助餐厅和重新进入图书馆的详细时间并不清楚。一进入图书馆,他们试着透过窗户射击外头的警方人员,但都没有击中。接着他们走到靠窗的书桌区域最南边的一张桌子旁,也就是马修·盖杰特和艾赛亚·休尔斯陈尸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双双举枪自尽,坚定地自杀了。下午2:38,派翠克·爱尔兰恢复了意识并爬向窗户,试着从窗户逃离。他后来被特警队成员从窗户拉出,这个画面成为电视上出名的镜头。丽莎·克罗兹一直负伤躺在原地装死,直到警方在下午3:25进入图书馆,将她和帕提·尼尔森、布莱恩·安德森和其他三名图书馆员工一起救出。到了中午,特种警察部队开始部署于学校外,大量救护车将伤者们送至地方的医院。同时,学生和职员的的家属们被安排在邻近的黎雾小学(LeawoodElementarySchool)集合等待消息。

poler哥事件(哥伦拜恩校园事件是什么?)

求希哥事件的全套照片?

照片百度上很多。把你邮箱发出来,到时候给你打包发邮件

你队“咆哮哥”这一事件的看法?

poler哥事件(哥伦拜恩校园事件是什么?)

网络红人年年有,此“哥”彼“帝”层出不穷,眼下最红当属“咆哮哥”。“咆哮哥”事件让人们重新关注公务员队伍建设和办事作风、办事方式当中存在的问题。“咆哮哥”为什么咆哮?又为什么引发网民关注甚至同声讨伐?应该足以引起人们深深地思考,其实咆哮哥从来就不孤独,咆哮哥也不是一个人在向民众咆哮。咆哮哥也不仅仅是个人修养问题,关键是“官本位”思想作祟。咆哮事件能够热起来,更多的是长期以来民众积累的对政府的一些行为方式的不满。“路见不平一声吼“---公众对于政府窗口部门长期积累的不满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毕竟这些部门普遍存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被咆哮”而“憋气”,是所有进衙门办事的老百姓统一的感受。“我就这样,你能把我咋地?”这种奈我何的态度,深层次问题是监督机制的问题,只有让人民群众监督政府落到实处,失态咆哮才能真正的消失。管理社会是有权力的,这个权力的来源,也是公民赋予你的。执政为民;为民执政。只有平等,才能尊重;先有教养,才有和气。平等与教养不仅用以要求公务员,而且应该用以要求所有人,包括媒体人。咆哮固然可恶,但民众真正要的,是对政府事务的发言权、监督权。政府应该而且可以做的,不仅仅是停止咆哮,而且要将公仆地位通过制度变现。向人民“咆哮”的人,人民不需要。

世界真的有诡异的事件吗?哥遇到了?♥♥♥♥♥♥♥♥♥

解释不了的都称为诡异事件

你队“咆哮哥”这一事件的看法?

网络红人年年有,此“哥”彼“帝”层出不穷,眼下最红当属“咆哮哥”。“咆哮哥”事件让人们重新关注公务员队伍建设和办事作风、办事方式当中存在的问题。“咆哮哥”为什么咆哮?又为什么引发网民关注甚至同声讨伐?应该足以引起人们深深地思考,其实咆哮哥从来就不孤独,咆哮哥也不是一个人在向民众咆哮。咆哮哥也不仅仅是个人修养问题,关键是“官本位”思想作祟。咆哮事件能够热起来,更多的是长期以来民众积累的对政府的一些行为方式的不满。“路见不平一声吼“---公众对于政府窗口部门长期积累的不满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毕竟这些部门普遍存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被咆哮”而“憋气”,是所有进衙门办事的老百姓统一的感受。“我就这样,你能把我咋地?”这种奈我何的态度,深层次问题是监督机制的问题,只有让人民群众监督政府落到实处,失态咆哮才能真正的消失。管理社会是有权力的,这个权力的来源,也是公民赋予你的。执政为民;为民执政。只有平等,才能尊重;先有教养,才有和气。平等与教养不仅用以要求公务员,而且应该用以要求所有人,包括媒体人。咆哮固然可恶,但民众真正要的,是对政府事务的发言权、监督权。政府应该而且可以做的,不仅仅是停止咆哮,而且要将公仆地位通过制度变现。向人民“咆哮”的人,人民不需要。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jsqccz.com/zsbk/927.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